第13章

“什么东西?”

刀割般的疼痛使她的左臂不由自主地颤抖,冷汗从瑞尼卡脸侧滑下,又滴落在地上

,她来不及去擦,只是安静地蜷缩在办公桌下,一动不动。

直到劣质皮鞋与地面相击发出的声音逐渐远去,她才重新钻出来,迅速按下电梯按钮,

快一点...她留意四周,电梯门打开后躲了进去。

直到电梯门彻底合上,瑞尼卡才松了口气,脱力般靠着墙一屁股坐下,她勉强抬起自己的胳膊看了眼,不由咋舌。

胳膊与那个方块脑袋接触到的地方像是被硬生生削去了一块,伤口并没有淌血,视野右上角的血条却直接掉了一大截。

瑞尼卡开始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泡一杯咖啡喝。

不对,她这里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摸出那根不知生产日期的巧克力棒,它与哥谭兜售的巧克力棒并无太大不同,除了外包装上的文字显示它被生产于某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甜品工厂。

放在平时瑞尼卡或许还要再考虑一番,但是现在她实在太疼了,三下两下直接撕开包装纸,将巧克力塞进嘴里。

好甜!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好像在自己衣兜里放了几天,化了不少。

瑞尼卡忍受着齁甜的味道快速咀嚼几下,就将巧克力吞了下去。

几乎是咽下的瞬间,她看见自己的血条重新涨了回去,胳膊上的痛感也随之快速消失。

瑞尼卡伸手触摸了一下原本伤口所在的位置,已经恢复了,连自己十岁时因为翻墙留下的疤痕都被一比一还原。

所以似乎只有被大楼内的人或者物造成的伤口才能被修复,瑞尼卡有些遗憾,还以为能够研究出什么新的生财之道。

就在这时,电梯厢抖动一下,开始重新往上升。

有谁打算要坐电梯吗?瑞尼卡警惕起来。

显示屏上的数字显示电梯停在了五楼,瑞尼卡在门打开前一秒站起身,一个身穿职业西装套裙的女士走进电梯。

她有些胖,但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不过瑞尼卡很难将自己的目光从对方的发型上移开。

太高了,她不由暗自感叹道,那几乎是模仿18世纪法国女性的时尚发型,发髻在那位女士的头顶垒得极高,看上去随时有崩塌的风险。

与此同时,瑞尼卡同样被对方凝视着。

“你看起来很饿。”那位女士开口道。

“什么?”瑞尼卡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云鬟湿

云鬟湿

南川了了
【日更~预收《绿腰》,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嘛=v=】容娡生的一番祸水模样,纤腰如细柳,眼如水波横。虽说家世低微,但凭着这张脸,想来是能觅得一份不错的姻缘。怎奈何她生在乱世,家乡遭了水灾,不得已同母亲北上去寻亲。逃难的人,凶狠的紧,一不留神,口粮便被抢了个净,更要将人掳了去。容娡慌不择路,逃至一家寺院。佛祖像前,焚香的烟雾被脚步声惊扰,浸染上几分甜香,缥缥缈缈的晃。容娡一眼瞧见那个跪坐在蒲团上,俊
言情连载4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