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梁丘伊面露不服,重重地哼了一声:“以为我怕他?”

暂不提他对钟凝到底是何感觉,他早就对总是在妨碍他的俞佳寅不爽了。若是未来他一时兴起真对钟凝下手了,又有何惧?俞佳寅能奈他何?

身为厂督手下的第一人,梁丘伊可不是轻轻松松才爬上这个位置的。

白嘉言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阴郁道:“知道你不怕,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再起冲突,给我安分点,等我把那件事处理好你想怎么做都行。”

听到“那件事”,梁丘伊面容变得正经了些,问道:“还没商谈好吗?”

白嘉言扫了一眼桌上的文卷,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

“呵,那人‘胃口’可大的很!”

自上次跟俞佳寅一同出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些天钟凝没再出门,一直呆在府里赏花品茶、习武练剑,偶尔去俞淮房里看看他书念得如何。

这天钟凝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沉迷练剑时,秋悦递来消息,说老夫人有请夫人和小少爷一起回将军府一趟。钟凝情不自禁“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她自重生以来好像都未曾带孩儿回将军府串门,她娘应该是想他们了。

牵着俞淮的小手,久违地踏入将军府的钟凝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将军府跟相府不同,前者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门口的两座巨大、霸气侧漏的石狮子眼睛瞪若铜铃,嘴张大露出尖锐的牙,威猛健壮的身体坐立在石墩上,连带着府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而后者比起一见人就锋芒毕露的武将之府,更倾向于文人雅士之间更常态的温水煮青蛙。相府里内外部的装潢都给人一种典雅高贵之感,栽种名贵花树的院里鸟语花香,就连仆从都各个面容端正,几乎能让人忽略武装严密、分布各处的众多带刀侍卫以及可能暗藏于深处武力高强的暗卫。

上辈子钟凝也很久没有回过将军府了。

自战乱开始后她爹和兄长就被皇上派去前线,她娘也被俞佳寅转移到另一个藏身之处。等到战乱彻底平息,将军府早已褪去往日繁华变得断壁残垣,一直等到她死后,将军府也因为工程量太大还没有重新修建起来。

钟凝定定站在门下看了好久,直到被牵着的俞淮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俞淮的小脸上充满困惑:“娘,怎么不走了?”

钟凝垂下眼睫,温柔一笑:“走吧。”

钟老夫人已在会客的中堂里等待良久。

一见到两人出现,她忙把手里的茶碗放下,让丫鬟搀扶她起身。

“乖孙儿,过来让曾祖母抱抱,都长这么大了。”

俞淮乖乖被钟老夫人抱起,甜甜地叫了声,“曾祖母好。”

“好,好。”钟老夫人笑开了花,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钟凝含笑地落座在一旁。

娘模样比前世更年轻了,脸上皱纹少很多,眉间也无战乱时的愁绪。

跟乖孙子玩了会,钟老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女儿在一旁。

钟老夫人道:“怎么许久都未来见娘了?还以为你把娘给忘了。”

钟凝道:“女儿哪敢,只是之前忙忘了。”

钟老夫人一语戳破:“忙?我看你是一直在玩着你那把剑吧!还当娘不知道呢,未出嫁时就跟个泼猴一样跟着你爹和你兄长到处乱窜,习什么武,整天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回来,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没想到如今嫁人了,整天还惦记着你那把剑,我看姑爷都没你剑重要吧。”

钟凝含笑不语。

虽然她娘喜欢嘴上埋怨她,但从未勒令她只能待在家里绣花。如果是别人的娘,恐怕绑也要把女儿绑回来,严格按照“名门闺秀”的路线培养。

她娘爱她且尊重她,哪怕见到她习武受伤,也只会心疼地默默帮她上药。若是她娘开口严禁她习武,就连她爹也没办法轻易改变她娘的决定。

钟老夫人见钟凝没反应,不满地轻哼一声。

她捏捏俞淮的脸,继续逗弄。

“来,乖孙儿告诉曾祖母,你每天在做什么呢?”

“读书,习字。”

俞淮乖乖回答。

“有没有跟同窗们交朋友啊?”

俞淮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求助似地看向他娘。

钟老夫人一眼便明了,摸了摸他的头发,对钟凝道:“你还没送他去国子监呢。”

钟凝道:“嗯,之前他年龄没到一直都是请老师回府里教。现在年龄到了,等我回去跟夫君商量一下就把他送去读书。”

钟老夫人点了点头。

俞淮左右看了看,眼睛亮起:“那孩儿可以交朋友吗?”

钟凝笑道:“可以,平日你自己待着也很烦闷吧。”

俞淮唯一认识跟他年龄相似的人可能只有当今皇上江宴林,但是江宴林身为一国之君每天都忙得批奏折,怎么可能有时间跟个小儿一起玩。

俞淮摇摇头:“不烦闷,我可以找娘一起玩。”

钟老夫人和钟凝相视一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