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唯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眼看荻弯受伤,季正不顾罗磊的拼命阻拦,奋力推开罗磊的手,加入战局。

荻弯见季正冲上来,不由地瞪大眼睛地怒斥道:“不是让你跑吗?不要命了吗!”

“可是你很危险。”季正朝荻弯笑了笑,然后使劲想要掰开沈伯的胳膊,沈伯虽然一把年纪了,但力气比季正这种常年不锻炼的小鲜肉大的多,季正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将沈伯和荻弯分开。

而云霜似乎有些厌倦这种猫捉老鼠的攻击游戏,她突然掉转了目标,向着季正来了。

荻弯这边正在焦头烂额,一不留神就没看住季正,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季正已经被云霜抓住了,摔在了角落里。

罗磊这时候也跑上来,他先是一个手刀砍中沈伯,沈伯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荻弯才得以脱身。

“你怎才来?”荻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他早点出手的话,自己也不至于陷入困境,而季正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被云霜抓住。

“抱歉,我得优先阿正。”罗磊垂着眼说道。

荻弯抿了抿唇,终究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

是啊,从始至终,他们本来就是雇佣关系,她和罗磊连同事都算不上,她暗自嘲笑自己,年轻了几岁,连想法都开始幼稚了。

罗磊不敢再看荻弯脸上的表情,他闷头冲向季正,试图将他从云霜的手下抢回来。荻弯见状,也挥舞着桃木剑拦住云霜。

云霜见自己手中的猎物要被人抢走,急忙飞扑到罗磊的身上,罗磊正奋力想要救季正,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了,只一瞬间,云霜那锋利如钩状的指甲狠狠地抓在了罗磊的背上。

罗磊痛的冷汗直冒,他的衣服被抓破了,背上立刻留下几道黑红的血痕,不停地往外渗着鲜血。但他在刚才被攻击的一瞬间,选择了用身体紧紧地护着了季正。

“磊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罗磊勉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季正被罗磊压在身下,即使被挡住视线,他也感觉到罗磊因为疼痛而僵硬的身体,这是再一次别人为他受伤,一股愧疚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此时非常痛恨自己是这么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而且总是把一切都弄得很糟糕。

眼看着云霜又要向他们攻击过来,季正奋力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罗磊,但是罗磊仍旧死死地压着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为季正抵挡,就在云霜尖利的指甲再一次挨到罗磊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荻弯挥剑斩断了云霜的长甲。

“蠢货,还不快跑!”荻弯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得以喘息之机,迅速松开对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云霜对于荻弯的攻击非常愤怒,虽然她作为武器的指甲被齐齐削断,但作为一只厉鬼,她能攻击别人的地方远不止于此,她面向荻弯,眼眸中红光闪过。

眼看着云霜要向自己发难,荻弯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刚才她狠命地再一次咬破自己的舌尖,将血喷在桃木剑上,因为她现在没有纯阳血的助力,即使用了这个方法对付云霜这种有道行的老鬼还是很棘手的,所以刚才的一剑并没有给云霜造成很大的实际伤害。

她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符箓通通一股脑地甩向云霜,这个方法虽然很笨,但为她争取了一点点逃跑的时间,她转身迅速也朝着门的方向跑过去。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种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工坊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一时间,屋里兵荒马乱。荻弯忍不住爆了粗口,几人忙着撞门,试图能破门而出。

就在这时,屋内响起一声娇喝:“云霜,你的沈知儒在这儿!”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沈嘉颖悄悄跑到了挂满照片的墙边,她的手中抱着一个相框正是她曾曾祖父沈知儒的单人照片,她的声音也成功吸引了云霜的注意力。

见云霜朝着自己飘来,沈嘉颖马上将相框扔给了云霜,云霜竟然一把接住了。然后如珍似宝地将照片抱在怀中。口中含糊不清地轻声唤着师父二字。

也许是云霜对沈如儒这百年间的爱大过于恨,她的黑气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散去了,眼底的猩红也渐渐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居然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见此情景,荻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现在的云霜,对他们而言,威胁不大了。

荻弯牵起季正的手小心翼翼地靠近云霜,原本沉浸在爱憎之中的云霜猛然抬起了头,季正见状,迅速将荻弯护在身后。

云霜看着他的动作,却微微一笑,“原来师父也习惯将我这样护在身后,你也爱她吗?”

“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荻弯从季正身后探出头来解释道。

云霜仍是看着她笑,“小姑娘,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师父看我一样。”

荻弯:······

云霜接着说道:“我都想起来了。这位少爷,对不住您,那日你装作师父的样子,我又浑浑噩噩地将你当做了他,和你牵了红线······”

这下大家全都明白了,季正当日在这沈宅里参加了开机仪式,而且又做了沈知儒的妆造,让当时神志不清的云霜误以为他是自己的爱人,便将红线给他和自己系上了,季正这是受了无妄之灾,但事已至此,只能尽快解决了这个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