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地面上几乎折叠在一起的影子,陆檀眸色平静的看着埋着头的殷止珩,这个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她多费功夫,就能轻而易举用匕首贯穿他的心脏。

但是僵尸的外表坚硬无比,寻常之物伤不了他们,想起那把断裂的桃木剑,陆檀微微眯起双眼,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道具供她使用了,但是距离击杀一千只僵尸,还有段很长的距离。

况且,在外面还剩下其他两名玩家。

她的名字还在,就说明这两位玩家也知道何川没有杀死她,不过能够在a级玩家手下存活下来,势必也会深受重伤,如果她是韩笑,一定会在整座山搜索她的踪迹,陆檀想起玩家之间的标记,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墓里来了。

相比于陆檀的思绪万千,殷止珩一心沉浸在她血液的美味之中,滚烫的鲜血进入他喉咙的瞬间,就险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他近乎虔诚的吸着从锁骨里不断冒出来的血液,直到最后只剩下露在外面的白骨。

那条伤口很深,在血迹消失之后,断裂的骨头便落在陆檀的眼前,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骨头:“很疼吧?”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里听出怜惜,她顿了顿,摇头,对她来说,这不是受过最重的伤,何况当时她一心都在想怎么除掉何川,并没有过多的在乎伤口,加上何川在匕首上用了毒素,所以对她来说,这次还好。

她看了眼伤口的位置,断裂的骨头似乎相较于之前,隐隐有在愈合,只是速度很慢,她抬了抬右手,活动还是有些不方便,但是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陆檀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她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殷止珩的视线顺着她的动作落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哑:“骨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谢谢。”陆檀的声音很浅,殷止珩便又抬头继续看着她,半晌,他才露出一丝笑容:“谢什么,算起来,吃亏的还是你。”

陆檀眉梢微扬,她将之前撕碎的碎布拿在手中,顺着受伤的部位,缠绕了一圈。

殷止珩看着陆檀的东西,微顿:“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他看着陆檀无比熟稔的动作,就像是她早已习惯受伤之后,自己包扎。

“还行。”

以前经常受伤,后面,能够伤到她的人就不多了。

谈话间,陆檀已经将伤口包扎完毕,甚至她还十分有闲心的系了个蝴蝶结。

殷止珩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蝴蝶结的尾巴:“很好看。”

陆檀懒得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她看着殷止珩放在桌面上的汤,上面还散发着热气,她问:“是给我煮的吗?”

“嗯。”殷止珩颔首,转过身将汤端了过来:“墓里就只有这些吃的,只能你委屈你先凑合下了。”

松茸熬制的汤,天然带着一股鲜味,陆檀轻轻喝了一口,眼睛一亮,毫不掩饰的夸赞道:“好喝。”

殷止珩的耳尖似乎有些红,他让陆檀坐下,慢慢喝。

陆檀搅动着汤勺,有些好奇的看向殷止珩:“这汤是谁熬的呀?”

总不可能是找僵尸给她熬的吧?要不就是从外面的村落里带进来的,但是后者应该更不可能,韩笑手上有追踪僵尸的道具,这些僵尸一旦在外面露头,他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殷止珩没有正面回答陆檀的话,而是眉眼弯弯的看着她:“你喜欢就好。”

陆檀握着汤勺的手微顿,她看着殷止珩红的滴血的耳尖,心下了然,但是也没有揭穿他,将汤一口喝完之后,她才觉得恢复了些力气。

她问殷止珩:“现在大墓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吗?”

殷止珩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很轻:“外面出现了一些我不喜欢的人。”

他这么珍视的一个人,竟然被那群人肆意伤害,只要一想到陆檀险些死在他们的手上,他便有些控制不住他的戾气。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听出对玩家的厌恶,她有些开玩笑的问到:“那要是我想出去呢?”

殷止珩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最后在她坦然的目光下,低下了头:“你不喜欢这里吗?”

见陆檀没有说话,他又低声补充了句:“外面很危险,那些人,都想伤害你。”

陆檀没忍住,笑了笑:“逗你玩的,你看我的伤口还没有好呢,出去的话,至少等到伤口痊愈再说吧。”

殷止珩闻言,便松了口气,他唇角微微弯起:“那你想逛一逛这里吗?”

陆檀点头,殷止珩就找来一套衣服给她换上。

翠绿色的青衫和他身上的这件,尤为相衬,殷止珩看着陆檀没有任何装饰的墨发,从自己的发梢上取下黑色的发簪。

“我可以为你挽发吗?”

古时候,只有确立关系的两人,才能互相挽发,但是陆檀对于这些习俗并不在乎,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她点头之后,殷止珩看向她灼热的目光。

大墓外面,在何川名字熄灭的一瞬间,韩笑就难掩饰自己的震撼,区区一名d级玩家越级把a级玩家击杀,到底是何川技不如人,还是陆檀在隐藏实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她即是王[无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8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