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喵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徐夫人的舌头没了。”

林如谦只这般道。

他的第二句话是:“宝儿,我们得去常家书房看一看了。”

路上,林宝儿还处于震惊中。

从东窗事发,到下狱,前后也才不过三天的时间,徐夫人居然这么快就被人割了舌?

到底是何人所为?

不过以此可以看出,常威这事儿的确有猫腻。

常家在西河街巷有一个府邸,因着给太子做事的缘故,有不少人攀附趋之,也算富贵。

到了府邸外后,两人发现常府大门被贴了封条,门外有两个官兵在值守。

见状,两人直接溜去了府邸另一边,在寻到一个地理位置较低的院墙后,就准备摩拳擦掌翻墙过去。

看着摔下来不少次的林如谦,林宝儿一把捂住了脸,“三哥,你行不行啊?”

林如谦神色僵住,揉了揉发疼的屁股,倔强,“行!”

再一次尝试后,他终于费尽全力攀上了高墙。

林如谦气喘吁吁趴在上面,吞咽了一口口水后就朝着林宝儿伸出了手,“宝儿来,三哥拉你。”

林宝儿朝他眨了眨眼,没吭声,突然冷不丁的拐了一个方向,然后在林如谦震惊的目光中找到了一个狗洞,刨了一会儿狗洞的杂草后,就钻了进去。

拍了拍身上的灰,林宝儿朝林如谦露出了八瓣牙齿的笑,“嘿嘿,三哥,忘记告诉你这儿有个狗洞了。”

林如谦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维持住,不停在心里给自己洗脑——他堂堂林府三公子又怎会去爬一个狗洞!

可直到他从高墙上摔下来后,他顿时就后悔了。

狗洞好像也不错。

林宝儿将龇牙咧嘴的林如谦从角落扶了起来,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唉,三哥这体质,看来不太行啊。】

林如谦委屈地撇了撇嘴,揉了揉自己的腰。

他们进来后才发现,这面墙后应当是一个废旧的院子,杂草丛生,一点不像有人居住过的模样。

常府不大,但也不算小,他们不清楚书房在哪儿,所以就只能挨个找过去。

找的途中发现,整个常府应当都是被搜刮过的,凌乱不堪,各种贵重的东西也不见了踪影,留下来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

见到这般,林如谦的心沉了沉。

他怕书房也被翻过。

果不其然,等他们找到书房后,发现书房大门大开,地上散乱着不少东西,笔墨纸砚字画乱七八糟的,一看就是被人翻过。

“三哥,那个徐夫人有跟你说那个东西在哪儿吗?”林宝儿捡起一张字画看了看,看不出个所以然后,又丢到了一旁。

林如谦摇头,到处翻找,“我只认出了书房两字。”

当时的徐夫人兴许是已经情绪紊乱,再加上那个官兵一直在催,写的速度很快,所以导致他辨认出来的字也没多少,其他大多杂乱不堪,根本认不出来。

见此,林宝儿作罢,只能漫无目的到处翻找。

【我记得电视剧里书房不都是有什么暗室或者暗门吗?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

林宝儿学着电视剧里那般,在旁边的木架子上到处摸,不过由于她的身高有限,只能摸到最低下的两层。

“嘎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