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罗小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怪……怪物……”

你本来以为村民们是看到了你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语,没想到他们用惊恐的眼神看向了夏油杰,接着后退了几步。

你:……?

这时你想起,他走到你旁边又把你捡起来并询问情况的行为,在别人看来就好像在和空气互动——真的有些惊悚。

之前的几次相处下来,你觉得夏油杰是很注重外在形象的人,但你此时注意到他完全无视了村民们,对你说道:“我们去看看笼子里的那两个小女孩吧。”

你和夏油杰八字不合确实是八字不合,但在小孩的事情上达成了共识。虐待儿童的新闻你也听到过不少,亲眼目睹还是第一回——

两小孩还在抓着你给她们编的藤鞭衣服玩,甚至还尝试用嘴在咬。

夏油杰操作着他的咒灵,将笼子直接斩开,抱出了两个孩子,然后摸摸她们的脑袋:“你们已经没事了。”

两小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眨眨眼,然后回抱住了夏油杰。

“你不觉得这样很恶心吗?”夏油杰此时出声,他的言语中带着轻蔑与压抑,“明明是同类却相残——这两个孩子就只是因为能看到咒灵,所以就被愚昧的普通人当做异类来看待。你不觉得这样荒谬至极吗?”

夏油杰顿了顿,他的眼睛因为笑意的缺失而变得更加狭长,于是露出了锋利的内在——

“你不觉得这种人该死吗?”

等他转过来看向你的时候,你才发现他的这些话都是对你说的。

为什么要和咒灵说这些?你搞不懂他的想法,总之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定位——一只吃咒灵的咒灵玩家,这不恰恰就是他口中同类相残的典范吗?

感情上你能理解他的愤怒,但是作为背刺咒灵阵营的咒灵玩家,你觉得他这话也是在骂你。万一你一点头,他也要把同类相残的你也干掉那怎么办?

这怎么能赞同得起来?

你一动不动地装木头。

他发现你少见地没有赞同他的话,于是眼中露出几分失望:“你就这么喜欢人类吗?无论什么样的人类都没有关系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你觉得他显然是误解了什么。

这种问题很难用点头与摇头表示,但你也不想在他面前说话,于是陷入了思考的沉默。

夏油杰此时依然注视着你,然后叹了一口气,那些比刀片还要锐利的情绪从眼中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但你觉得——他或许只是把这些隐藏在了最深处。

“没关系,你这样喜欢人类也没有关系,”他最后微笑着摸摸你的脑袋,然后指向了那边,“你看——这些不知好歹的愚民们都还活着。”

虽然他试图向你表示友善,但你觉得他整个人仿佛是碎了一地的镜子,拼不回原先的模样。

“我们回去吧,”他熟练地召出飞翔的咒灵,又温和地把两小孩抱了上去,最后把你也放了上去。

这样就离开没事吗?这里的任务完成了吗?你对于这些一无所知,但你觉得事情的发展不太对劲,而他的精神状态有点悬。

或许应该找一个人类朋友聊聊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心理咨询师。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想与那些人沟通,只想将自己的想法埋在心里。

甚至——他现在也不再与你言语,像是想把某些事情隐藏起来,不被你发现丝毫。

你思考了几秒,决定尊重他的意愿。于是只是用藤鞭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希望他能想开点。

注意到你的动作后,他的笑容加深:“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那如果对象不是你呢……?你觉得这样往不好的方向揣测别人不太好,于是便没有再深思。

这两个小孩似乎从来没有坐在咒灵身上,飞到高处过,于是此时非常激动。夏油杰看向她们时,目光里终于流露出几分真实的温和。

……所以这样算是稳定下来了?你不太搞得懂他,但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于是转向两小孩——她们此时在咒灵身上到处乱爬。

待会儿一个急转弯直接侧翻,像你上次那样差点掉下去还了得?你赶紧伸出藤鞭,抓住了两个小孩。

“没事,”夏油杰注意到了你的动作,也感受到了你的着急,安抚地拍拍你,“不用担心她们——它会飞得很平稳。”

什么?可你上次就差点掉了下去啊?你不信他的鬼话,继续抓着小孩。

夏油杰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他的咒灵这次飞的确实很稳,却像赶时间一样飞得飞快。可你明明记得他接下来没有行程。

或许他只是想带着你们迅速远离那个村庄。

说起来他要把这两个孩子安顿到哪里?你看着他的飞行轨迹,发现他似乎正打算往高专飞去。

等等……这是打算自己养两个孩子吗?你看向了还是个少年的夏油杰……这人自己精神状态都没调整好,能养得好孩子吗?而且——碰到这种情况,一般人会直接把养孩子的活揽下来吗?

你觉得槽点实在太多,于是在路过当地警察局的时候,直接用藤鞭拍了拍夏油杰,然后示意他往那边走。

“嗯?你是对警察局很好奇吗?”夏油杰询问你。

你没有一丝好奇。良好公民其实并不想进警察局,但这两个小孩的事情需要处理。于是你用藤鞭指指这两小孩,然后又指了指警察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饲蛟

饲蛟

上灵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蛟想: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只要吃了他!可……为什么每次他想张嘴偷袭总能被对方抓个正着?
言情连载11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