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卿家小姐下地干活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文明小说wenmingxs.com

宫门口的对峙渐渐由原先的萧执林和岳戈两人演变成了萧执林、闻文川和温清和三人对岳戈一人。

没过多久萧执林的阵营里又多加了一个谢随宴,场面就由一开始的一对一变成了如今的四对一,这下无论是从人数还是武力值方面来说,岳戈都处于弱势了。

宫门的其他守卫一看自家上司落于下风了,很快就拿着刀逐渐围拢了过来,在真正形成围困之势前,被岳戈抬手止住了。

“回去当好你们的差,这里自有我料理。”

“是,统领,有事叫我们。”听了岳戈的话,几人这才慢慢散开,回到了原先的站位。

“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还请王爷和各位大人不要为难我们,刀剑无眼。”岳戈的话看似只是劝告,其实内里意思说的很明白,再前进,必刀刃相向之。

“岳统领,我们也不是为难你们,但这宫门我们也有非进不可的理由。”看到岳戈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萧执林不得不想别想办法,“不如我们各退一步,我们只进一人,如何?”

岳戈能如何,他可能是想回不行的,可上下嘴唇还没打开呢,就被萧执林截死了话头,“想必接了皇命的岳统领比我们更知宫内的情况,岳统领接的是谁的命我们也都心知肚明,但是岳统领就那么确信这皇命真的这么真,以后不会被清算吗?岳统领是聪明人,相必不会不懂鸡蛋不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吧?”

萧执林这话正戳中了岳戈心里的担忧,他当然知道自己接的这道皇命不正,可见玉玺如见皇帝亲临,向来是他们的行事准则,并不是他一人能轻易改变的。

可拿着一道虽虚却又不得不遵守的皇令,难免心虚,所以在萧执林等人来之前,奉命带人把宫门围起来的岳戈心里也不见得真如面上一般太平。

何况现在他面前站的哪个不比他官职高,谢随宴一品大将军的身份更是能直接管辖他们的,所以旁人不知,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如今这股气势他是硬着头皮装出来的,还能装多久他心里没数,更遑论真要动手,他敢跟其中的哪个动手,真嫌命长了也不是这么糟塌的。

如今萧执林好心,摆了一条退路在他面前,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自己身后弟兄的身家性命,天人交战了半刻,岳戈这才下定了决心,“我可以抗命放一人进去,但这人只能是闻大人。”

这是岳戈深思熟虑之后能做的最大让步,如果说四人中一定要放一人进宫的话,闻文川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一来他是太子之师,在太子面前向来说的上话,本朝又重孝和尊师重道,别说太子现在还只是太子了,就算最后真的天命所归,登上了皇位,闻文川的面子他也要卖几分。

二来是作为两朝重臣的闻文川如今已是花甲之年,手无缚鸡之力,宫里早被控制了起来,让他独自进宫,哪怕他们真有真有什么心思和布置也成不了大事。

所以就算岳戈这步棋下错了,走了一条岔道,想必事后里面那位算旧账,最多也是发落岳戈一人,殃及不到他人。

但是如果这条退路,他握对了,那以后他能保全的就不止是自身了,向来是富贵险中求,这一把,岳戈不赌也得赌。

萧执林这边他们商量了一番,也没能找出更好的办法,能进一人已是极限,所以再无奈也只能接受。

“好,阁老体弱,还请岳统领多加照看。”

“王爷放心。”

年兄弟的院子里。

“当时来找我们兄弟俩的人没露过脸,都是隔着门帘,或者面纱的。”说话的是年大。

毕竟跟弟弟相比,他看起来要可靠的多,所以当年的事真正能接触到始作俑者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年二跟其他人一样都只是傻乎乎跟在他后面听话做事的人而已。

“不过我听的出,他那声音不像常人,尖尖的,是阉人独有的声线,我也不知道他们当时怎么会盯上我,总不至于是因为我带了几个活不下去的人一起想办法找活路吧?”年大想了这么多年也没想出个头绪,如今旧事重提,不免又有些被绕了进去。

“好了,废话一箩,挑重要的说,不然等你说完得什么时候了。”耿老仙听的先不耐烦了,出口打断了年大。

“啊,对对对,我怎么说着说着就偏了。”年大反应过来之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抬手摸了摸头发,这才挑重点说了起来。

“那人就找过我三回,第一回是说给指我条活路,指了座城外的山头给我,让我带着乡亲们一起去,说那里能活下去,去到之后我才发现那地方偏的很,但是总有人给我们送吃的,我当时还真觉得他是个好人呢。

第二回他旁敲侧击地问我,想不想讨个公道,说他也是个苦命人,不忍看我们这样,却有人拿着我们救命的钱享福享乐,那是他第一次说了温大人的事,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毕竟才见第二面,如此大事我总不能轻易相信,就没应声,他也没多说什么,只说让我等着。

很快他就来了第三回,那时候温大人被含冤革职了,他说温大人跟皇上感情甚好,又位高权重的,这么大的事还不是被暂时禁足,还告诉我们有些公道要学会自己讨,说只要我们想,他就能帮我们进城,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我们进城蹲守了几天,这才蹲到机会把温小姐绑了……”

年大说到这里,看到温玉章和谢霄时两人的脸色又变了,声音都变小了一些,“我也是在他第三回来的时候无意中窥到他半点侧脸的,面色比旁人白皙,看着跟个书生似的,最重要的是,他右耳耳垂处与旁人不同,有个圆瘤子,看着跟妇人戴了耳饰似的,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当年被斩首的那个肯定不是他,那次游街我也去看了,囚笼里那人耳垂处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什么瘤子。”

“不过后来温大人洗清了冤屈,那人就没再出现过了。我和年二知道被人当靶子使了,怕事,就带着他们躲了起来,这一躲就是到现在。”

年大说了小半天,口都干了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温元几人一听到年大说,当年唆使他的是个太监的时候,心脏就不可自抑的加速跳动,就像是在预告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要知道当年被推出来顶罪的可是皇后身边最得脸的戴奇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梦几多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此生便是渡海2

此生便是渡海2

舒远
后来温渝走了。他慌了。
言情连载19万字
重回爸妈年少时

重回爸妈年少时

扁平竹
【原名:野草疯长】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江会会,性格软弱,逆来顺受某天被霸凌的路上碰到一个一米八八的大帅哥,帮她打跑了那群霸凌者,自称是她未来的儿子她看着面前的同龄人,默默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对方像是......
言情连载20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枉却东风,负了春

枉却东风,负了春

起跃
简介:(日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
言情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