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画画的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简班的数学老师是之前提到的陈伟韬,是华大数学系本科,国外读的研和博。

最后到实中来教竞赛班,完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据说校长出了一大波血才挖到的人。

毕竟在这个时候,经济环境比较好,就业条件也好,陈伟韬的条件足以去更有前途的岗位。

这天陈伟韬正在讲课,讲着讲着,林简也正顺着老师的思路在思考。

这是一道超纲的题,陈伟韬兴致勃勃跟她们讲解,说要开动大家的脑筋。

突然,旁边的纪蘩蠢蠢欲动,林简转头看他。这家伙平时上课很安分啊,就纯摸鱼。

还没等林简问他,他就举手了。

陈伟韬顿住了,手里的三角板指了指纪蘩:“那边那个同学,是哪里不舒服吗?”

纪蘩摇摇头:“老师,倒数第二步。”

陈伟韬后退两步,看了几秒黑板,“哦”了一声:“是老师写太快,写错了。”

“这个同学既然你看出来,那答案你也做出来了?”

“做出来了。”,纪蘩推一下动一下。

陈伟韬也不恼,问说:“你的答案是?”

“零。”,纪蘩说。

陈伟韬很满意,点点头:“这位同学做的不错,就是零。”

陈伟韬或许没注意,但林简很清楚,纪蘩根本没看黑板。

他一直在摸鱼看自己的书。

也就是说,纪蘩一心二用,在看自己的书时,分神做了这道超纲题,还发现老师有一步做错了。

而且这道题,还是陈伟韬认为,对她们这些学生来说比较困难的。也是林简觉得需要小花一点时间思考的。

成绩终究只是一个数字,这种直观的暴击才让林简知道自己和纪蘩的差距。

但这回她不气馁,她是她自己,纪蘩是纪蘩。

她有自己的路要走,不必去羡慕别人的出厂设置比她好。

下课后,陈伟韬把纪蘩叫了出去。

一直等到快上课时,纪蘩才回来。

“老师找你干嘛?”,林简还是忍不住问。

纪蘩把一本书放在桌子上:“给了这本书。”

《how

to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