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室。

侯齐等人在看蒋睿在崇北镇的监控。这小子很奇怪,他是25日一清早订的房,但直到26日的凌晨,接近凌晨两点,他和何名英才入住。

当然,这个时候和蒋睿一起入住酒店的何名英已经戴上了口罩,不用说,这个何名英肯定是假冒的。那么,真正的何名英消失的时间是在26日凌晨两点之前。

在25日他们从家里出发后,一直到26日凌晨两点之间,他又做了些什么呢?

想到这里,侯齐又调查了蒋睿开车离开自己小区的视频。他们几个人一路追踪,确认蒋睿在下午一点进入了崇北镇,中途,他并没有去往别的地方。

之后,下午两点,他的小车消失在了崇北镇没有监控的地方,但显然,蒋睿开车消失的方向并不是订的酒店的方向。

等到了26日凌晨一点五十分,蒋睿再次出现在崇北镇崇北大酒店的监控里,至此,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何名英已经遇害。

侯齐几人在笔记本上做好记录,又在商讨,蒋睿开车消失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谋害何名英的地点,或者是抛尸的地点。

他们现在也不纠结了,内心早就宣判了何名英已经死亡。

周媛走出监控室,再回来时,她手里拿着南淮市的行政区划图,身后还跟着她叫过来的徐溪。

她打开崇北镇的地图,将地图用磁石吸附在白色书写板上。

崇北镇地势较平坦,平原面积广阔,北部有一座崇北山,东边是南松河的一条分支——崇北河。

周媛指着地图上的崇北山说道:“崇北山海拔不高,大约五百米,挺适合爬山,白天人可能比较多,到了夜里估计就没有什么人了。蒋睿开车消失的地方,似乎离崇北山不远了,他兴许将何名英的尸体抛在了山里。”

侯齐起身走到地图边上,又圈划了一个地点,“这里似乎是崇北河的源头,他也有可能将何名英扔进了河里。”

林凯成说:“这小子应该很早之前就谋划了这些事情,他对那里很熟悉,估计早就踩过点了。”

周媛猜测:“那何名英的尸体是怎样运走的呢?蒋睿有没有用他的车载过何名英的尸体?要不要查一查他的车?”

徐溪觉得这是个办法,但转念一想,又说道:“蒋睿费劲心思弄了这么一个局,应该不至于会将何名英的血液留在自己的车里,未免太不谨慎了,他不白演这么一出戏了?但咱们又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还是得去查,万一他真不小心漏掉了这个细节,也不好说。”

徐溪面露纠结,额上的眉毛拧成了一股绳。其他人也一样。

蒋睿千辛万苦将自己与何名英的失踪撇得个干干净净,倒还真不至于在血液这里留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到底要不要现在就去查?万一打草惊蛇的怎么办?

监控室里异常的安静。

周媛问:“徐副支队,你觉得,何名英的尸体会在哪里?”

徐溪说:“崇北镇毕竟是旅游大镇,人来人往,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看到。蒋睿如果没有长时间出入崇北镇,我更倾向于蒋睿将何名英的尸体抛到了崇北河。这样更方便,也不必像埋尸一样费太多力。当然,他有一个帮手,兴许那个帮手在崇北山帮他挖了坑也说不好。不过,这都是我们的猜测。”

“那咱们现在?”侯齐问着,看向徐溪,眼神里充满了试探,“咱们要不要行动?”

徐溪说:“离何名英出事已经过了这么多天,蒋睿要真有什么作案的工具,估计也早就丢了。他心机深沉,没有证据,他是不会开口的。我们现在最关键的证人是五安村的秦沁。她年轻,或许我们更容易从她那里打听到什么。现阶段,先将秦沁捉到,再敲打蒋睿。不然,我们先去找蒋睿,万一什么都没找到,他再给秦沁通风报信,咱们就更没有胜算了。”

“侯齐,你带两个人再去调蒋睿居住小区的监控,看看蒋睿从崇北镇回来后,有没有什么诡异的行迹。林凯成,你带人去盯着蒋睿,别让他听到什么风声逃了。咱们现在必须得等,先等杨所长那边确定了秦沁的踪迹,将秦沁带回来再说。”

大家自然能理解徐溪此刻的谨慎,都点点头,去做徐溪吩咐的事情去。

这边,五安村。

崔明海已经先一步过来了五安村,在杨所长的招待下,在所里坐着。杨所长派人去了秦沁居住的五安村八组,只要看到秦沁出现了,他们就会采取行动。

这一等,就到了下午四点。太阳被浓云遮挡了半边,斜斜的挂在天空,懒洋洋的,没有任何精神。

崔明海在派出所里,等来了徐溪他们。

徐溪与杨所长简单的打过招呼,也在休息室里耐心等待。他们现在将希望寄托于秦沁身上,只要她还没有离开五安村,他们一定能找到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审判2[刑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