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远处天边泛起了朝阳的微光,月亮还剩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挂在西边的天空,整个半月沟如梦初醒,显得静谧安好。

可到了每个人身上,感受又大不一样。

钱运驮着王俭走了一路,有些精疲力尽,阿巧和苏向晴看见村寨的灯光,显得欣喜若狂,李经纶长舒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而到了秦华这里,他卑微地喘着气儿,不敢多出一声。

腊梅昨天夜里就请了几户村民漫山地去找人,此时她整个人脸色腊白地坐在村口,怀里抱着睡着的小团子,见到几人安然回来,一时都没恍过神,过了半晌,才抱着孩子跑了过来,喊道:“老爹,阿巧,你们可算回来了!”

林雁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势,笃定道:“我们都没事,你莫担心!”

“我哪个能不担心,都把大柱子叫回来勒,我赶紧跟他说说。”腊梅把身上的小团子往肩头一杠,拿出手机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李经纶眼前一亮:他们终于有一部手机了。

……

用上手机,几人成功报了警,派出所的同志很快就会到这里,秦华和王俭会被执法人员带走,张兴的尸体也将被妥善带回。

苏向晴借了腊梅的手机给妈妈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的手机坏了,马上会去换新的,叫她如果联系不上自己千万不要担心。

外出寻找林雁一干人等的村民也陆续回来,林雁拉着阿巧笑呵呵地感谢众人,还热情邀请他们来客栈吃糌粑以表谢意。

安静的村落又逐渐热闹起来,远处随风飞扬的五彩经幡显得绚丽非常,映着朝霞逐渐热烈的光芒,整幅景象犹如世外桃源。

李经纶坐到面如死水的秦华身边,给他递了根烟。

秦华咳了几声,喉咙里的血腥气让他没有抽烟的欲望,但他还是别过头来叼住了那根烟,谁知道以后又还有没有抽烟的机会呢?

“你在建木那里说的什么‘蓬莱仙人’是什么意思?”李经纶问。

秦华双眼微微睁大,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随即冷哼一声:“原来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就说‘蓬莱仙人’最不喜欢和条子扯上关系,你们怎么还主动联系上了。”

“他们是什么人,你又为什么会几次来到这个地方?”

“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经纶起身:“你不说就算了。”

“他们是一个强大的组织,你在这地方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肯定会找到你的,小子,想活命就好好藏着,不过,看你的能耐能藏到几时,哈哈哈!”

李经纶回头看了秦华一眼,秦华透着血丝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狠意:“这世上,跟古玉打交道的人没人能绕过他们!”

秦华费力喊出声,咳出血来。

当年,他途径陕西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个古玉商人。

他曾听那商人说起古玉的故事,然后,也亲眼目睹那商人“失踪”在荒郊野岭。

……

几人领着警察同志回到山里,他们找回了张兴的尸体,又循着记忆去到了昨夜的建木所在之处。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参天大树,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朽木,干涸的、没有生命的、已经枯死在森林里的独木。这里没有发着蓝色微光的微生物,抬头就是茫茫苍天,大雁飞过,留下悠远的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在树干附近有几块残破的石头,其中隐隐约约刻着什么,别人或许看不出,但李经纶几人认得,这是木室里那座圆形石台的模样,应当是原先石门上刻着的壁画的其中一部分。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短短数个小时,树木枯萎,石门坍塌,木室更是不复存在。

只有钱运手里那块血玉还安然无恙,成为了几人确实在这里经历了一番生死的见证。

……

回想起木室里这块血玉发生过的惊人变化,在上交这块宝玉之前,李经纶借腊梅的手机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

林雁一家人做了满桌子热乎的饭菜招待几人,钱运一时兴起,当场表演了一首“再回首”,过程中摇头摆尾激情满满,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席间阿巧开心地跳到苏向晴和李经纶身旁,欣喜地说:“爹准我出去闯啦,我过阵子去长洲找你们好不?”

“好啊,祝贺你!”苏向晴抬手与她碰了一杯。

午后大家小憩了会。经过一夜的折腾,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些疲惫,好像浑身都疼,又说不上到底有什么不舒服。

为了让苏向晴好好休息,阿巧特意去了腊梅的房间。

可就是阿巧房中这份寂静,让苏向晴有些难以入眠,是那种明明不想再动一步,却怎么也睡不着的感觉。

手臂碰到床板时,还会传来丝丝疼痛。

这疼痛提醒着她这两日那些历历在目的生死经历,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居然就正在发生。

睡不着,苏向晴起身倚在窗边,窗外风景秀丽,更胜前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神州潜龙》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