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剑宗弟子们大多等着看场好戏:司城歧风突然又不见了人影,若是以往这并不奇怪,然而司城歧风最近不是浪子回头了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说,每日的操练也是勤勤恳恳,不迟到不早退,怎么突然就又不见人影了?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奇怪,毕竟有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也有不少人等着看那个浪荡子回归本性。真正奇怪的是,清灵阁有个叫夏林儿的姑娘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剑宗弟子们一打听,原来这个夏林儿就是之前剑祭上和司城歧风一起留到最后的姑娘。那时人人看得清楚,剑礁上司城歧风一直都在护着那个姑娘。

再一打听,阿好说了出来:两人失踪的前一天,也就是司城宗主的婚宴上,那夏林儿还去了司城歧风院里塞情书。

真相似乎大白了,司城歧风带着夏林儿私奔了。然而,再一想:两人就算两情相悦,何必私奔?看来是闯出了祸事,那夏林儿多半是被搞大了肚子,两人害怕丑事暴露,这才一同逃走了。——司城歧风那小子总算有了玩出火的一天。

几个好事的人跳进司城歧风的院子,想要找出司城歧风与夏林儿私通的证据。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司城歧风的抽屉里竟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情书。

真不知那小子怎能这样招姑娘喜欢,那么多姑娘被迷得五迷三道的,而这四处留情的混小子竟然只是把情书随手扔进抽屉,没有拆开一封。——真是糟蹋。

这时一件眼熟的东西从那些情书底下露了出来。

几名剑宗弟子面面相觑:看来那混小子闯了更大的祸事。

这是蝶剑仙子的蝴蝶面具。

-

司城业成走进司城圣山的书房,房中已换上了新的书案,壮年男子正靠在书案上研读一册书卷。

“想通了?”司城圣山问。

司城业成答非所问:“师弟们都在传虞青蝶失踪的事和歧风有关。”

“他房中找出虞青蝶的面具,”司城圣山头也没抬,“别人怀疑他也很正常。”

“但儿子知道那不是真的。歧风为什么失踪,儿子也很清楚,那日是儿子助他逃走,儿子一直等着父亲责问,但父亲从来没有责问儿子。”

司城圣山终于抬起了头,望着面前消沉的年轻人,说道:“那是为父知道你还没有想好。为父也知道你很快会想通,因为你是为父第一个儿子,你我父子是一条心的。”

“儿子想不通,”司城业成直直望向自己的父亲,说道,“儿子尤其想不通,本该是病逝的母亲,为何是被人扭断脖子而死?”

司城圣山皱了皱眉,他从案前站起身。“那是代价,”他说,并没有否认,“为父做的是不寻常的事,自然也要付出不寻常的代价。”

仅有的幻想破灭,司城业成绝望地垂下了头。“父亲也会这样对歧风吗?”他低声问。

“他是为父的助力,”司城圣山道,“只是近来有些叛逆罢了。这些年来,你们兄弟替为父做了许多,今后难道就不能吗?”

司城业成摇了摇头:“儿子不知道。”

“业成,”司城圣山问,“十年前的武林是什么模样,你还记得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登徒子原来是恋爱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