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内死寂,空气静得能听见人的呼吸,壁钟指针的声音嗒嗒作响。

诗亦转醒,手里正握着寸长的尖刀,刀柄的血略微凝固,粘粘着手心,甩也甩不掉。

一室的血腥让人胃酸上涌,忍不住干呕,她的头急速抽痛,仿佛下一瞬就要迸裂。

她勉强摇晃着站立起来,努力地回想之前……“小雯……”

脚突然被什么绊住了,她低头,余光瞥见阮雯文面部朝下,趴着,一点动静也没有。

诗亦蹲下,推晃着阮雯文,“小雯……你醒醒……”

阮雯文还是一动不动。

诗亦急了,用尽全力将她翻转过来,不料翻过身来的阮雯文早就没了呼吸,肢体也已经有些僵硬。

她的双眼更是没有闭合,死死地,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生前见到了什么,如此骇人,以至于让诗亦神走魂飞,尖叫着连连后退。

房门霎时开启,一时间,人潮涌入,闪光灯咔咔作响,各家记者争相拍照。

诗亦惊惧,被迫退到了墙角,想要举手遮挡却无意识地将手中的尖刀越握越紧。

真是荒谬!今天,是她与莫修然结婚的日子,今天,也是她被控杀人的日子。

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看见远方拨开人群,缓缓朝着她走近,眼里的愤恨和嫌恶足以将她湮没。

然而这一切,却又是如此的理所当然,被杀的,是她的发小,是他的未婚妻。

前尘过往已经是不可原谅,现在,杀人凶手更站在眼前。

他掐住她的脖颈,紧紧抵在窗上,身后是万丈楼宇,夜色斑斓。

“小雯和你这样的关系,你也下得去手?为什么?你想要的,都已经有了!”

诗亦颓然,红着眼眶,哽咽地艰难出声:“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

谁会精心设计这样一个局?

为的,不过是将她逼至绝境。

“你这婚,终究是结不成。”

诗亦愣住了,从惊惧与难过中微微缓过神来,难道是他?!

“你疯了吗?!”她拼尽全力挣脱出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那是阮雯文,不是别人!他再恨她,也不能这样做!

格措远方轻笑,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的,看似曾经拥有,最后也如流沙逝于掌心,终于没有。

“我要你尝尝明明触手可及的幸福被人一朝摧毁是什么滋味,我要你陪我堕入这无尽的深渊,用痛苦和眼泪来偿还,我要你永远承受这种煎熬,如同我一样,永世不得超生。”

“这样说,你清楚了?”他冷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刑警已然到场,劝说着当事人冷静,他克制地后退,终究没有意气用事。

他站在那里,漠然旁观着她被铐上手铐,押出房内。

地上的阮雯文浑身是血,身中数刀,死状可怖,他却没有一丝半点的惧意,将阮雯文搂抱进怀里。

他的神色难以估测,唯一可见的,是眼底的一片氤氲。

莫修然拦在门外,突然消失的新婚妻子,再次出现在眼前,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婚礼现场成了案发现场,他朝着警方急急解释:“这当中一定另有隐情,人绝不可能是我妻子杀的。”

“我们相信证据,会调查清楚,还请配合。”警方例行公事,自然也会公事公办。

诗亦转头,突然感到心死。她朝着他淡淡一笑,悠悠地开口:“算了,莫修然。”

她这半生的错,绝大多数有愧的事,都是对远方这个人,或许,他需要她以这样的方式了结恩怨。

只是阮雯文实在无辜。

她曾经那点邪念,与莫修然结婚那点目的,此刻,实在微不足道。

莫修然抓住她的手,沉声提醒:“诗亦,除了他,你还有没有在乎的人?如果还有,不要胡乱认罪。”

她没有回答,只是低头,穿着染血的婚裙,随着警员缓缓离去。

警车前,阮母冲破警戒,狠狠给了她几个耳光,高声哭喊着,要求严惩杀人凶手,血债血偿。

阮母过分激亢,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诗亦会对阮雯文下手,她将诗亦按倒在地,掐住她的脖颈,试图将她就地正法。

一切发生在转瞬,一众人愣在那里,忘了有所作为。很快,江超上前将人从她的身上拉开,随行的警员随后也晃神过来,冲上前,制止了阮母,把诗亦押进了车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诗亦远方》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