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狠狠砍在鲜肉上,发出“噗叽”一声闷响,留下一道凹痕。

“苏时雪她有病吧?这都什么馊主意?让我做饭,她怎么想的……哦,是这样切啊。”

对着案板抱怨到一半,尚梦才发现了切肉技巧。很快,案板上便码了一堆……肉条。

“啊,师尊,肉丝不是这样切的,还是让弟子来吧……”

一道有些含糊的声音从膳堂后厨一角响起。

孟常柏放下一大盆洗好择好的菜,抹了抹手走到案板前,接过尚梦手中的菜刀。

尚梦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白眼立即翻得更深了。

平日里,她这个小弟子还能称得上一句清秀。

但此时的他,可谓是不堪入目——腿有点瘸不说,腰还微微弓着,头脸更是重灾区,嘴角肿得与鼻梁同高,说话都说不清楚。

“丢人现眼……脸丢尽了!太丢人了!”

尚梦苦恼地连连摇头,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孟常柏后肩:“打不过她的弟子也就罢了,连她的傀儡也扛不住?被打成这个样子?”

孟常柏一边流畅地把肉条改切成肉丝,一边弱声答话:

“师尊,弟子不知啊。我们几个都与那傀儡对战了半个时辰,就我被打得最惨……”

“你是不是说她坏话了?”

尚梦立即抓住了重点,心道苏时雪近日来行事诡异,还格外记仇,怕是她这小弟子说了什么坏话被苏时雪听见,公报私仇呢。

孟常柏茫然地转转眼睛:“没有吧……我不记得了,师尊。”

与此同时,规整均匀的肉丝也已经切好。他把备好的菜往灶台边上端,一边朝向梦道:“师尊先出去吧,等下油烟大得很。”

尚梦翻了个白眼,手上却稳稳地端起两盆青菜走到灶台边:“我还会怕那个?你做便是,我在一旁……学学。”

“哦……好。……师尊,弟子现在放的是油,炒菜要用油。”

“这个我知道,不必这般事无巨细。”

“是,师尊。”

“……等下,你撒的这一撮白花花的,是什么?”

“回师尊,是盐。”

“……”

与此同时,清凝峰上,简单打点过的空殿内。

“从废墟中找出来之后,还未来得及整理清扫。”

苏时雪推开库房大门,指了指零落满地的功法、宝器、丹药等物:“随意挑一个吧,看看哪个对你最有裨益。”

话音刚落,闻千合便弯腰拾起一枚圆珠,在掌心轻轻抛了抛:“这个吧。”

看见他选中的法器,苏时雪有些诧异地挑起眉:

“萤火珠?这东西除了能散发些微光和温热,没有别的用处吧?考核第一名的奖励,你便选这个?”

“师尊是觉得,弟子不会再取得第一么?”

闻千合比她高出许多,说话时微微低着头。室内光线昏暗,令他眼中神色愈发模糊不清。

顿了片刻,他又补充:“而且,这萤火珠恰是弟子需要的。”

苏时雪视线在他身上停了片刻,而后点点头走出了库房。大门刚关上,两人便同时开口:

“胡如玉那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