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行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黑泽同学,旷课三天,毫无愧疚;

冲矢老师,日思夜想,找不到人;

波本先生,远在美国,还在查账;

贝尔摩德,要拍电影,没空干活;

朗姆大人,病房坐牢,气急败坏;

那伏特加,到底在哪,到底在哪!

——《追忆组织日常》爱尔兰威士忌

旷课三天的黑泽阵表示他只是在帮伏特加扫除痕迹,省得朗姆的狗闻着味儿就追上来了;至于冲矢老师帮他想请假理由的事,那是冲矢昴自愿的,跟他没有关系。

他用着少年时期的身体在城市里穿行,将伏特加来日本后的痕迹一一抹除,年龄的变化并未削减他的战斗力,反而在隐藏和钓鱼方面带来了不少优势。

刚好他对组织可能使用的手段一清二楚,于是追到伏特加线索的组织成员都被他顺手打包送给了警察。

由于送的次数有点(只是一点)多,几位越来越熟的熟人警察都发出了“黑泽君是已经开始做侦探了吗”的问候,对此黑泽阵的答复是:我只是路过。

夏目先生听说这件事后,向他发出了自家侦探事务所的邀请2.0,被黑泽阵再次拉黑了五分钟。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没找到朗姆。

黑泽阵本来是想一并解决朗姆斩草除根的,毕竟波本人在美国不好动手,黑泽阵却没有这个顾虑,但他在哪都找不到朗姆,就连他之前工作的寿司店也说他辞职了。

热爱厨艺的寿司师傅竟然辞职了?甚至没带走他最喜欢的菜刀?

“rum……”

啧。怎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于是黑泽阵打电话给老朋友,从组织那里得到了一点消息:自上个星期开始,朗姆从新boss那里得到了寻找伏特加的任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拒接电话、不再出面,甚至没人知道他在哪。

对此,组织里的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正在拍电影的贝尔摩德:死了吧。(无感情)

正在做电视节目的基尔:啊?为什么会问到我,我根本没见过朗姆先生,也跟他不熟。

正在通宵加班的爱尔兰:体谅一下朗姆先生,他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偶尔身体不济想摸鱼也很正常。

刚喝两瓶朗姆的基安蒂:朗姆?朗姆啊……难道你们都没有看出真相吗?其实朗姆已经被看他不顺眼的波本谋杀了!现在的“朗姆”只是个傀儡而已!毕竟我们谁都没见过朗姆长什么样,还不是波本说什么就是什么?朗姆,你死得好惨啊,朗姆——

(正在加班查账的波本:?)

黑泽阵耐着性子看完这些什么用都没有的资料,按了按太阳穴,又给老朋友回电话:“所以朗姆是失踪了对吧?”

“对,”那位在组织里有点门路的熟人侦探说,“目前大家最赞同的说法就是朗姆已经被波本杀了,毕竟每个在朗姆手底下007工作过的人都想谋杀他。”

不,我觉得波本很愿意007工作,跟朗姆无关。黑泽阵想。

他挂断电话,回到医院,去看依旧在医院里的伏特加。

路过隔壁病房的时候,他听到门口的护士说隔壁的病人老惨了,这人本来就胃穿孔,前几天接了个电话,被气到吐血,差点又进了icu。当然黑泽阵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他在想朗姆到底哪去了。

他推开门,就看到正准备跳窗跑路的伏特加。

伏特加:“……”

黑泽阵:“……”

在银发少年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伏特加缓缓把搭到窗台上的腿收了回去,缓缓躺回到病床上,盖上被子,就要给自己把输液瓶的针扎回去的时候被黑泽阵阻止了。

黑泽阵理智地叫来了护士,然后就坐在病房里唯一的椅子上,看着伏特加没有说话。

伏特加感受到了一股压力,半天才说:“小阵啊,其实我……”

银发少年微微抬眼,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我说过我就是你认识的琴酒本人。”

伏特加:……

可是,崽啊,大哥是不会像你这样好说话的,他也不可能乖乖去上学,你还是不够了解大哥。哎,现在这个世界上能懂大哥的人只有我了,我是不可能把你错认成大哥的!

大哥的儿子真好,他为了照顾我的心情去扮演大哥.jpg

黑泽阵看到伏特加这副表情就知道他没信,但也懒得继续跟伏特加重复他是谁了,就换了个话题:

“你刚才要去哪?”

“呃……”

“说话。”

“明天就是你们学校的家长会了,我准备去给你开家长会……”

伏特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黑泽阵的表情越来越阴沉,最后他站起来,说,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干蠢事,伏特加,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了。

黑泽阵往外走,却听到病床上的伏特加感动地说:“大哥也经常这么说。”

黑泽阵:“……”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云娇雨怯

云娇雨怯

韫枝
新文《夫君的秘密》已开,欢迎移步~姜泠怕极了步瞻。他心狠手辣,虚伪自私,目中无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是赫赫有名的奸臣。前一刻还当着众人、恭恭敬敬地接过御赐的婚书,下一刻就将当朝天子幽禁于长明殿。人前,步瞻揽过她的腰身,替她簪鬓角海棠,温柔唤她夫人。人后,他从不在闺阁内怜惜她一下,就连她临盆那日,对方还在外处理政事。那夜大雨倾盆,姜泠浑身是血地躺在床上,隐约听见有人冲进来大喊:“相爷说弃母保子,务必
言情全本9万字
饲蛟

饲蛟

上灵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蛟想: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只要吃了他!可……为什么每次他想张嘴偷袭总能被对方抓个正着?
言情连载1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