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转载请注明来源:文明小说wenmingxs.com

温庭兰眸光微凝,随后又很快归于平静。他起身向姬衡躬行一礼,“庭兰斗胆,先请陛下恕臣言语之失。”

姬衡闻言从桌案后来到温庭兰身前,虚虚将他扶起,恳切道:“朕既然问了庭兰,便是想听实话,自然不会降罪,庭兰不必忐忑,直言便是。”

温庭兰仿佛真的被他这一席话打消了顾虑,斟酌片刻后抬起一双清亮的眸子,“微臣以为,二皇子看似急躁了些好在胸有城府,三皇子虽耳软心活但胜在赤子之心。”

姬衡似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说,一愣后眼角终于带上了笑意。他叹道:“庭兰还真是顾及朕的颜面。在朕看来,他们分明是一个急功近利,另一个愚钝不堪。”

听出他话中所夹杂的对两位皇子的不满,温庭兰既不附和,也不为其申辩,只淡淡道:“有陛下过庭之训,两位殿下想必终能琢玉成器。”

姬衡轻哼道:“朕可盼着那一天呢。”不过看他那样子到底是满意了。

他心头的怒火消散,看温庭兰是越看越满意,不禁问起:“庭兰认为,这三司会审能审出个什么结果?”

温庭兰没有多作思考便有条有理答道:“此案唯二幸存的官员中,其一姬润姬大人于事发之时便吓晕了过去,幸蒙沈归棠沈大人相救,对所有经过一概不知。既如此,三司会审的结果便取决于这位沈大人的供词。”

“哦?”姬衡挑了挑眉,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继续循循善诱道:“那若是朕想让他闭嘴又该当如何?”

他话语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想要将此案就如此抹掉的打算。哪怕任一位言官听了姬衡这话恐怕就算不敢指着他鼻子骂也多少会劝谏一番。

可温庭兰却好似丝毫不在意姬衡的专横,因为无情而格外冰冷的话从他口中传出:“陛下想让沈大人闭嘴,无非有两种方式。”

不待他继续询问,温庭兰抬起了那张谪仙般的面庞,薄唇轻启:“其一,以利诱之。若沈大人是个聪明的,想必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那若他是个蠢的呢?”姬衡微微眯眼,顺着他的话问道。

温庭兰垂下自己淡漠的目光,“那便杀之。”

他话语一落,勤政殿内落针可闻。

良久过后,姬衡终于抚掌而笑,“庭兰着实有魄力,若朕那几个儿子中哪个有庭兰十之一二,朕便少了许多烦恼啊。”

“来人,”他快步回到桌案前,将已经晾干的诏书丢给已经上前一步候着的郑公公,“去看看我们这位沈大人究竟是不是个知情识趣的吧。”

原来,他早已在心底做好了打算,召温庭兰过来一问也无非顺带试探一番罢了。

温玠是把好刀,所以只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今日一试探,至少他当下还没有异心。

温庭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却没有丝毫波澜,既然姬衡想看自己有没有站队,那给他看便是。

晌午过后,姬润便亲自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往沈府去了,他那名叫阿茶的小厮当日被沈归棠的人敲晕了扔在马厩里,虽被踢肿了脸,好歹性命无忧,只是暂时没脸跟着主子出来见人了。

可姬润又用惯了他,如今骤然换个人跟着也不习惯,干脆自己一个人来了。

沈归棠听黑风通报姬润已经在路上时还略有些讶异,然而眼光一瞥到旁边正窝在摇椅上晒太阳的横波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

横波身上的外伤还没有完全痊愈,裸露在外的皮肤还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

此刻她正因为被沈归棠限制了活动而整个人显得蔫哒哒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椅子,眼睛也半阖着,似睡非睡。

直到身前被一片阴影遮住,横波才完全睁开眼,然而在她见到来人是谁后便又彻底将眼闭上,眼不见为净。

沈归棠瞧着她这一副不待见自己的模样好气又好笑:“你身上的伤口未愈,余毒也还没彻底排出,我不过训了你几句让你不要上树,你便摆脸色给我看。”

他幽幽的叹了口气:“真不知沈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给自己请了个祖宗回来。罢了,你想玩便去吧。”

横波本来觉得他絮絮叨叨吵的自己脑瓜子生疼,骤然听到他同意放自己去玩了,不由立刻狐疑的睁大了眼。

沈归棠好似无奈道:“总不能一直拘着你,但你切记不可动用武功。若是再被发现伤口渗了血,你便回床上躺着去吧。”

横波见他是真的同意自己出去玩了,瞬间眉飞色舞起来。

天知道她养伤养的有多无聊,尤其是二狗这个没良心的,过来看了自己一眼后就自个儿跑出去放风筝了。

看着她恨不得一步并两步的往外跑,沈归棠扶额,小郡主这是半点儿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他不由招手对黑风吩咐道:“派个人看着点儿,确保她的安全就可,不要被发现了。”

黑风在心里吐槽:“公子为了不让小郡主和温家的人有所接触防的可真够紧。只是,他现在上哪儿去找一个能跟着小郡主还不会被发现的人呢?”

横波走后没多久姬润的马车便停在了沈府的门口,许是带的东西多了些,他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车。

被黑风引入书房,姬润不用沈归棠招呼,自顾自坐下牛饮了一大杯,才喘着气与沈归棠问好。

沈归棠也不与他客套,开门见山道:“是什么风将姬大人吹过来了?”

姬润眼珠子一转笑呵呵道:“咱们兄弟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如今大难不死可不得好好庆祝庆祝?”

他所说倒也不错,横波中毒晕过去后,他们二人的战力实在不值一提,幸好那老蜘蛛精没再回来,而他们也等到了朝廷的援救。

沈归棠轻笑:“既然是过命的交情,姬大人却要把所有麻烦都推给在下?”

姬润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谎称吓晕了一事,讪讪道:“你也知道愚兄脑子不灵活,若是一个不小心将那老妖怪之事说漏了嘴,你我都得发愁。”

“再说了,”姬润神秘一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伴夕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饲蛟

饲蛟

上灵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蛟想: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只要吃了他!可……为什么每次他想张嘴偷袭总能被对方抓个正着?
言情连载1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在工地卖盒饭爆火了[美食]

在工地卖盒饭爆火了[美食]

姜逗
简介:再次穿越回来,陈康乐拥有了一手好厨艺。为了还债,陈康乐拿起锅铲,开始在工地卖盒饭。一开始骑电动车卖盒饭的陈康乐遭到工人无情的嫌弃。“这个卖盒饭的也太寒碜了吧,连张桌子都没有。”......
言情连载25万字
重回爸妈年少时

重回爸妈年少时

扁平竹
【原名:野草疯长】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江会会,性格软弱,逆来顺受某天被霸凌的路上碰到一个一米八八的大帅哥,帮她打跑了那群霸凌者,自称是她未来的儿子她看着面前的同龄人,默默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对方像是......
言情连载20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云鬟湿

云鬟湿

南川了了
【日更~预收《绿腰》,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嘛=v=】容娡生的一番祸水模样,纤腰如细柳,眼如水波横。虽说家世低微,但凭着这张脸,想来是能觅得一份不错的姻缘。怎奈何她生在乱世,家乡遭了水灾,不得已同母亲北上去寻亲。逃难的人,凶狠的紧,一不留神,口粮便被抢了个净,更要将人掳了去。容娡慌不择路,逃至一家寺院。佛祖像前,焚香的烟雾被脚步声惊扰,浸染上几分甜香,缥缥缈缈的晃。容娡一眼瞧见那个跪坐在蒲团上,俊
言情连载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