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传来巨响,铁棒擦着刘贵枝的头顶划过,将她身后大殿的窗户捅了个稀烂,木头像纸做的一般,断得干脆。不难想象,如果那如果是刘贵枝的脑袋的话,她的下场会有多惨烈。

从方才到现在已有两个回合,钟匠始终一言不发,但从他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八成是听到那些话了,而这也恰恰证明,刘贵枝说中了。

手里没有武器,刘贵枝根本挡不下钟匠的棍子,好在对方瞄准的是她,左右一套连招全朝着自己而来,瞎子站在一旁,始终很安全,这却令她十分疑惑——明明那如山铁证罗汉鞋正被瞎子揣在怀里,对方何故坚持对着她攻击?

心中疑惑很快被当头而来的铁棒打散。

刘贵枝尝试回想从前的武功,上辈子在练兵场,这样的铁棍,她一下午能夺下十个。可现在,她这具被雷劈过的神不神鬼不鬼的身体,做动作慢得像蜗牛,棍子从东来,她手还在西,棍子从西来,她手还在东。最要命的是,她根本没力气。

她一路闪躲逃到大殿之中,依靠立柱躲藏,钟匠便拎着铁棍将柱子打成了一嘴狗牙,不给刘贵枝一点闪身的机会。

一旁跟着她的马面急得大叫,一巴掌拍醒打瞌睡的牛头,迎着铁棒冲了上去,却眼铮铮看着铁棒和钟匠一道从自己身体里穿了过去,朝着刘贵枝脑袋而去。

刘贵枝见状连忙翻身攀上一旁的大佛,两手紧紧抱住大佛的脖子,整个人都躲在大佛牢固的金身之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狼狈大喊道,“你这样杀了我,见到尸体,衙门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一直追查下去的!”

佛身之前,钟匠眼中反出金黄色的光,若有似如十分诡异,就这半晌的功夫,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缓了许久,却摇了摇头,语出惊人:“我尽量不杀你就是了。”

刘贵枝一愣,还未来得及理解这话中的意思,就见钟匠从地上站起身,单手立掌,对着大佛一鞠躬,腰还没直起来,随即就抡起了铁棒。

大佛空心,一身脆皮。从被铁棒击中第一下开始,裂痕便顺着佛手的纹路蔓延开来,传到刘贵枝脚下,只用了一须臾的功夫。

刘贵枝脚下一滑,很快便从佛头上摔了下来。

钟匠乘胜追击,语气是在谈判,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减,对着地上的刘贵枝便是狠狠一棒,抡出一阵风,“我有办法让你替我保守秘密!你只要什么都不说出去,就还能活!”

“什么办法?!”刘贵枝翻身而起,又是听得一愣。与此同时,“叮里咣啷”,头顶柱子又裂了个大口子,眼见着这座大殿就要因为失去支撑而倒塌了,她连滚带爬跌下石阶,连忙向着草丛跑去。

“你想!”钟匠毫不客气,瘦削的身影,抡起长棍的同时好像也要被棍子抡出去,可即便那样,也没有一棍失过准头,可见他此刻使出了多大的力气。

“你想!”见刘贵枝转身向院中跑去,他提脚跟上,又喊了一遍,“能让我相信你不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的方法,你自己想!”

刘贵枝崩溃,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奇怪的敌人,不提条件,全靠对方揣度心思,“我自己怎么想啊!?”

钟匠气力本就不足,说话的同时又要打人,变得更加惜字如金,只道一句:“你的秘密!”

短短四个字,刘贵枝心中却闪过无数想法——“你的秘密”——他这是想让自己说一个秘密?

与此同时,殿中眼见刘贵枝钟匠一前一后从自己眼前跑过的瞎子,几次想要拦住钟匠都没成功,再来不急犹豫,他还是从怀里掏出了那只罗汉鞋,朝着钟匠提棍而去的背影大喊,“鞋给你!”

他脱手,将罗汉鞋扔到了地上,兀自向后退了五步之远。

钟匠停下脚步,侧目看了过来,然而犹豫片刻,他却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一转身,依旧朝着刘贵枝逃跑的方向追去,嘴里也依旧只有那四个字,“你的秘密!”

刘贵枝掩在草丛,看到这一幕震惊不已,头顶牛头清醒后终于飘来,摩拳擦掌已经等不及催促,“姑娘!放我出来!快点火!我来收拾他!”

点火——刘贵枝一只手的确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火折子上,只要她此刻吹亮这根火折子,将手里的纸活烧着,牛头马面的手便可碰到钟匠。可……她下意识看向身后正在搬石头准备砸钟匠的瞎子……

看到这一幕,她忽略了牛头的声音,反是对草丛中逐渐靠近自己的钟匠大喊道:“你不能……你就不能跑吗?”

到了这个时候,她终于有些理解方才瞎子的话,抓捕犯人当该是衙门的事儿,她当该将这一切都抛诸脑后,想想自己的生死。钟匠无非是发现杀害能通一事已然暴露,意图杀人灭口,猜到这里,刘贵枝连忙向他提出更优厚的条件:“我向你保证,等你出了城门再向衙门说出真相,出了城门,他们或许就不会抓你了!你跑就是了!”

“你放过我!我现在就让你离开!”她用近乎祈求的语气喊道,接着便头朝地,向前一滚,狠狠摔在地上,扭了脖子。

钟匠一个跨步,跳进草丛,用棍子拨开草,指着刘贵枝的鼻头,眼中虽有动摇闪过,开口却毫无意外。

“你、的、秘、密!”

刘贵枝绝望。钟匠就好像一只听不懂人话的饿狼——瘦得如干柴,饿到只剩拼命活下去的力量,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吃刘贵枝的秘密。可他,到底想听什么秘密啊?

她又能有什么秘密可说?

她的秘密说了,大伙儿都活不成。

“我……”她还在犹豫。

然而就在这走神的一刹那,铁棒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头顶,她那本就不结实的脑袋,轻松被锤出了个大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财神辞职信》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