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喻庭宁愿自己没有醒来。

庆幸的是,那鬼只晃荡着,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等适应了这个直面的恐怖程度,喻庭心理接受能力上升了很多。

察觉到没有被限制自由活动,喻庭向旁边空位翻滚,脱离开这个区域,反手拿过符箓,对着倒吊鬼轻喝了一声。

如气球上升到一定高度后会坠落,那倒吊鬼也轰然倒地,虽不发出声响,但荡起来细密的灰尘,也是在倒地后,喻庭才看到有东西趴在那鬼脑壳后。

是一只非常熟悉的、苍白的、骨节分明的手。

“京阙?”

似是为了回应喻庭,鬼手撑着跳了跳,而后在喻庭的注视下,裂口一道口子将其吞吃殆尽,多么熟悉的流程。

她揉了揉眼睛,怕是自己在做梦,忧心那么久的鬼手,竟然就在这种意外情况之下出现了。

喻庭捏了捏他的指尖,触感冰凉,但实在,说明这手在她看不到的角落里悄悄吃了不知多少鬼怪来补充能量,不过总归是回来了。

“下次不要再那么做了,我很担心。”

鬼手就像一个呆头呆脑的、单细胞的小宠物,他并不能很好理解喻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对他而言太复杂了。

于是鬼手赖皮地用惯常做法蹭了蹭喻庭的手掌心,呈现出一副全然依赖乖巧的姿态。

喻庭拿这种讨巧卖乖的行为没办法,她长叹一口气,不再纠结了。

后半夜这么一遭,搅乱了她所有的睡意,喻庭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状态入睡,索性起来收拾整理符箓,这段时间她同时也有在网络上帮人简单看风水、或者出售一些简单粗暴好用的符箓,以此来赚些小钱。

有个老板做房地产生意,最近工地出了事故,七拐八拐地找到她这边,下单了近百张符箓,多数是用来驱鬼镇宅保平安的,喻庭废了好大会时间才给他画完。

这一大单干完,短时间内是她是不会再做如此收效甚微的事情了。

除非钱到位。

很快,在日复一日的积累之下,京阙鬼手能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体感也更真实,在四月湘西鬼市到临之前,喻庭在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恍惚间总能看到他朦朦胧的影子。

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日子。

清明前夕。

喻庭自己的东西全部打包寄回福乐门,拜托师门代为看管,剩下寄不回去的就当是留给房东了,她背着旅行背包买了湘西车票,结果在车站看到了两个意外的身影。

“你们……?”

宋千秋与宋子民,一左一右倚靠着门框,听到声音后双双把视线投向喻庭。

“来了啊。”宋子民抬起手腕内侧看表,说道:“到点了,走吧。”

他自顾自转头就走,反倒是留下喻庭满头雾水,先不说为什么宋千秋怎么来了,那宋子民怎么也跟着来?

喻庭疑惑地问:“你们两个认识吗?”

宋千秋点点头,诚实道:“算是我的一个叔叔,有点血脉关系,但是不亲厚。”

“那你们是算准了我要走的时间专门来等我的?”喻庭记得宋子民虽然是个花圈店老板,但处处透露着神秘,说不准是个隐藏大佬,而且多处帮她解困,能算出她的行为喻庭也不意外。

两人边排队边聊小话,他说:“如果不是他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要走,怎么不和我提前说一声呢?”

喻庭笑了笑,转而认真道:“京阙的死不简单,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到时候恐怕会不好脱身,而且这种事说白了就是碰运气,你没必要陪着我一块浪费时间,你有你自己的生活。”

宋千秋皱起眉,不是很赞同她的说法,“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帮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怎么能叫浪费时间。”

喻庭的人生里很少会出现“朋友”这两个字,小时候父母不明不白地离世后她就被孤儿院收养,那会的她孤僻又叛逆,嫌弃孤儿院待遇不好便夜里偷跑出来。

那之后的人生便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能为了一块烂肉和一群野狗打架,也曾在严寒冬日里翻遍了垃圾桶,甚至为了躲避风雪翻进一户人家的后花园。

那是与京阙的第一次相遇。

他打着伞,发现了瑟瑟发抖蜷缩成一团的喻庭,给了她一夜庇护,喻庭就像一只流浪猫,之后总会时不时去翻后花园,而后花园墙角下也总会放着食物和水。

这些独特的经历注定她性格不好,交不到朋友,更别提受到好心赞助人上学后,总是隔三差五地和人约架,恶名远扬。

直到京阙突然转进来这所不怎么样的学校,和她做了同桌,喻庭借着所谓的学习伙伴一说,个性才有所收敛,同时也渡过了一段有滋有味的暧昧期。

因此宋千秋算是她人生里为数不多的朋友,她很珍惜,也就更害怕对方因为自己受伤。

见喻庭还撇着两眉毛,他补充了一句:“不要有那么多心理负担,你换个角度想,也许这也是我的机缘和因果。”

喻庭叹气,锤了一把他胸口,嘱咐:“那你可记好了,遇到事自己先跑,别管我。”

宋千秋笑了一声,打趣道:“放心,我一定跑得比谁都快。”

-

喻庭以为的鬼市是开在荒僻郊区一群身穿不明服饰的人进行交易,可实际上三人到站后,宋子民领头带路,坐大巴一路来到浓郁森林,看着这传统操作,她惊呼:“鬼市开在森林里?”

说是为了掩人耳目倒也还算说得过去,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明小说【wenmingxs.com】第一时间更新《阎王男友竟是正派祖师爷》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燃尽

燃尽

半截白菜
季听与谭宇程曾同桌两年,喜欢过他,就如昙花一现。但他眼光,从没放在她身上过,她就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们彼此熟悉,也常联系,常相聚。她清楚知道,他与前女友分手,至今不甘。终有一天,他们会复合。但她没想......
言情连载6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浸入蓝夜

浸入蓝夜

越六关
简介:温柔×拽王【1】缪(miào)蓝是北宁的名媛典范,貌美温柔,知书达礼。公布婚讯时,外界一片惋惜。和她联姻的贺京桐,脾气拽、嘴又毒,绝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言情连载17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