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羡渔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正是,娘子认识?”

孔惜月羞涩道:“那人正是我相公。”

果然是他。

“不知你们在何处碰见他?他往日去做工,晚上总会回来的。也不知昨晚怎么回事,到现在都没回来,害人怪担心的。”孔惜月道。

林羡渔心道,或许正是因为罗炀发现自己身上被打了追踪印,害怕连累孔惜月,才去了相反的方向,到现在都不敢回来。

“就在那个……那个……”林羡渔装模作样按着脑门想了半天,孔惜月接道:“镇上的首饰铺吗?”

“对对。”林羡渔一拍脑袋:“我们在铺里看首饰,正巧碰见他。”

“原来如此。”孔惜月道:“那多半是王掌柜又喝醉了,否则他平素在后院打首饰,是不照看铺子的。难怪昨夜不回来,大约是实在脱不了身了。”

“是呢。我们当时就觉得铺子里酒气熏天,是吧,哥哥?”

林羡渔存心逗弄萧烬,故意唤得娇俏,见他神色无奈地瞧过来,不由得心头闷笑。

笑过,她又问起正事:“叨扰半晌,还不知娘子如何称呼?”

孔惜月似乎有些犯难,想了一下才羞怯道:“我多年未与旁人打过交道,也无人唤我姓名。我相公叫我阿檀,姑娘也这么叫我好了。”

她答得虽犹豫却坦然,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在说谎。

林羡渔斟酌了一下,笑着开口:“阿檀,我便冒昧地这么称呼了。事实上一见到娘子,我就觉得你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故而十分亲切。”

孔惜月微微惊讶:“是吗?”

林羡渔微笑:“是。阿檀,不知你曾否去过清风山?”

“清风山?”

孔惜月唇齿间慢慢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摇摇头:“不曾。说来惭愧,我生性孤僻不爱出门,连山脚的村寨都不曾去过。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名字念起来朗朗上口,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她探询地看过来:“这清风山在何处?”

她的视线澄澈而友善,林羡渔与她目光相交,端起茶来一饮而尽,笑道:“远的很,你没去过就算了。阿檀姐姐,我可否再讨一杯茶喝?”

孔惜月去里间沏茶,林羡渔待她走远,低声道:“她全都不记得了。奇怪,怎么会这样?”

萧烬道:“倘若被邪灵附身操控,清醒之后便不会记得自己曾做过什么。”

“还有这种事?”林羡渔奇道:“我倒不曾听说过,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烬抬眸看了她一眼,眼中神色复杂难明,却不开口。

林羡渔倒也习惯了他不喜过多解释的性子,转而问道:“那清醒之后,会连从前的旧事一并忘记吗?”

萧烬摇摇头:“只会忘记被操控期间的事情。”

林羡渔又问:“那邪灵若是想,能清除宿主往昔的记忆吗?”

“不知。”萧烬道:“但我猜想应当是不能的。”

也不知道他这猜想从何而来,但料想萧烬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凭空捏造,既然敢猜便肯定有依据,可以说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又道:“不过,邪灵虽不能,从前却有一脉邪修专研此法。”

“你是指姑苏杨家?”

林羡渔猜到他所指,皱眉道:“可杨家早就死绝了。”

若杨家尚存于世,孔惜月的事情倒不用往别处猜想。杨家世代修习邪术,专门操控活人心智,也能封存人的记忆,于此道可说是无人能出其右。可也正是因此受正道中人唾弃,直至赶尽杀绝。

这是杨家的独门秘术,除了杨家本家寥寥几人从不外传,所以杨家覆灭之后,此术也就此绝迹江湖。

杨家被铲除这桩事发生在林羡渔出生之前,她并不清楚其中详情,只听说杨家满门老幼十一人,不曾留下一个活口。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她阿公风华老人提到此事时,曾评道除恶之人虽年少有为,却太过迂腐刻板且行事不留余地,未必是幸事。

萧烬道:“你可记得,那晚孔惜月找到左羽之时,说过什么话?”

林羡渔略一回想,猛然瞪大了眼。

她说:藏得不错,只可惜,当年我也藏在这个地方。

原来如此!

躲在炉灶中捡回一条命的,不光只有左羽一个人而已。

十年前,罗炀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再往前推算,杨家灭门之时,他约莫三四岁年纪。若当真是他,那这一切便说得通了。

只是不知道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面对满门亲眷被杀,他是如何眼睁睁看着却克制住自己哭叫的冲动,又如何逃出,苟活于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重回爸妈年少时

重回爸妈年少时

扁平竹
【原名:野草疯长】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江会会,性格软弱,逆来顺受某天被霸凌的路上碰到一个一米八八的大帅哥,帮她打跑了那群霸凌者,自称是她未来的儿子她看着面前的同龄人,默默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对方像是......
言情连载20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