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碗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羡知叔,唐管事,既然二弟身子不行,不如分成两拨。”

她前后望了眼马车上堆砌的箱笼,大半都是林昔泽的,别说几日,便是出行一个月也够他使的了,“我带的人先上庄,二弟那边的人就随他明日走好了。”

“那些留下来的庄里人伙食住宿咱们也得安排好,这样你们看行不行。”

此刻林羡知和唐生心里各有各的盘算。唐生作为林贤身边的大管事,跟元胡又有所不同,元胡管府上之事,他负责店内事务往来,在京里不说是呼风唤雨,也是颇有几分脸面的。

但到江州后,这份脸面远没有江州几位管事跟东家的关系好使。远的不说,就拿眼前的林羡知来讲,明明跟他一样都是为东家做事,可人家有层堂兄弟的联系,自己就得敬他几分。

这些都是他自己的小心思,最重要的是自己这次随行嘉木庄得了东家授意,要查账查人口,留心这庄子里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有些地方丢手丢太久了,林还是那个林,却也不是那个林。

而林羡知一看唐生跟着,亦知林贤何意,两个管事,按理一人跟一队,可谁先走谁后走的问题便变得棘手起来。

“我觉得此般行事不妥。”林羡知轻咳一声,率先发话,“一家人出行哪有分两拨走的道理,传出去岂不是让外人揣测你们姐弟二人不和。”

林越舟眼睛瞪得大大的,差点笑出声来,不和之事......还用揣测吗?再者说,林昔泽在饭桌上恣意妄为时可有考虑过外面还有一大群人等着自己?他随口一句话,就要让那么多人再白费一日功夫,可有道理?

不过这些话她不好在外人面前说出口,只能另辟蹊径,“时先生略懂一些观天之术,今朝出门时他便说过,朝起红霞晚落雨,今夜若是下了雨,明日山路更是难走。”

彼时正在其身后默默关注的时安身子不由得一僵,见她询问的目光投射过来,没有犹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她才满意地转过身去。

这下轮到时安怀疑自己了,我说过吗?我怎么人也不记得,话也不记得?

林羡知忍不住犯起难来,自己这位侄女看着年纪轻,主意却是大得很,就拿医馆一事来说,说拦着不让进就不让进。

眼下看来她是打定主意必走不可了。

于是佯作认真考虑道:“既是如此,唐管事你便留下随二公子明日行,不必一早,晚些也没关系,等路干些,不要摔了碰了。”

唐管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

别的不说,跟着二公子走那就是一大麻烦事,渴了困了饿了,外头风景好了,还要停下来作首诗!自己是林家管事,不是院里专门伺候人的!

想到此处,他精神一振,义正言辞道:“林管事说得对,一家人没有分两拨的道理,我这就将二公子请出来,大家收拾东西准备上路!”

林越舟秀眉一挑,回头揽着阿虹拿马车壁内挂着的短刀去了,路经时安,听他正拉着石大问道:“我说过今天会下雨?”

......

林昔泽饭量其实不大,就是吃得杂,这样想尝点,那样也想沾点。底下商量事的功夫就已让人撤下酒食,脱下锦靴,准备美美小憩。

不料阿昌带着唐管事敲门求见,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现在不走,明天也走不了,而且这是他好姐姐林越舟的意思。

“哼,唐管事好大的口气,她的意思难道我就非听不可?明天走不了就后天走!后天走不了,本公子不去了!什么破地方,也不怕脏了本公子的鞋!”

唐管事觑着公子因气扔到门口的锦靴,平心静气道:“二公子,老爷的意思是借此机会让您学一些管庄理账的本事,您若不去......老爷那怕是难以交代啊。”

林昔泽气焰瞬间蔫下去一半,嘴硬道:“那也得等我睡完再上路。”

行吧......迟些就迟些,总比拖到明天再赶路好,唐管事不再多说什么,退出合门,叮嘱阿昌,最多两柱香,一定要把公子给叫醒。

再下楼时,所有人整装待发,大姑娘甚至没有坐车,而是骑着一头骡子等在车队最后。

他瞅了眼林羡知,还是走到大姑娘一旁将二公子小憩两柱香的打算讲了。

从水匪一事他就明白,这位大姑娘不是一般闺阁女子,上能当家作主,下能提刀砍匪,就连长辈林羡知不也拂不了她的意思吗?

“行啊!”林越舟目光越过唐管事,看向二楼,嘴角带笑,“唐管事,你留些人等我二弟,其余人,出发!”

说完也不等唐管事再讲些什么,车队缓缓开动。

骑骡子不比骑马,时安一开始不得要领,还是她在旁指点一番,“驴骑后,马骑前,骡子骑在腰中间,富贵书生,没骑过骡子吧。”

时安听了她的话,默默挪动位置,果然舒坦些,“还是你懂得多,我方才见你与那男子相谈甚欢...是有什么交集?”

她朝着时安努嘴的方向望去,失笑道:“他叫鱼日聪,你不记得他啦?船上的水手,可能打了。”

能打的水手...他扪心自问,确实不记得了,当时那情况,自己只记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我BE后全员火葬场

起跃
(日更每天下午三点前,隔日加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是百官之首,位极宰相,一身官服英姿飒飒,漠然从她身旁走过。一年的寄人篱下,如同初到之日那般,沈明酥受尽了冷眼,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她不能再挟恩图报。*封重彦在落魄之时,沈家对他施以援手,救命之恩以
言情连载42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