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文明小说】地址:wenmingxs.com

中年男人查探了一下顾云琅的身体状况,确认他的血已经流了大半,根本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这才解开了捆绑他的锁链。

锁链上的术法刚一熄灭,顾云琅突然出手捏住了中年男人的脖颈,在他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惊呼时,便面无表情地拧下了他的脑袋。

金珠留在体内的能量终于消耗到了极致,顾云琅吐出一口血,顺势抹掉唇间血渍,然后丢掉手中的脑袋,将那个没有头颅的躯干丢在了石柱的下面。

修罗族的血液从无头的脖颈处涓涓地流淌而出,融入了升腾而起的血雾之中。

上一世他看到的那个手札里,最后一段的意思当初他不懂,现在倒是明白了。

这个圣器的启动同样需要修罗族的血液,人族、魔族、修罗族,三族高阶修者的血液融汇注入其中,才能真正开启它的力量。

顾云琅已经无暇去考虑这个圣器到底是什么来头,头顶飘浮的青石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他的脚下照应出一片阵纹。

赫连沙已经苏醒过来,她震惊地看着顾云琅的身体没入这片阵纹,惊慌地伸手想去拉他,可是手却落了个空。

顾云琅仿佛坠入了一片虚无之中,周围只有一片流光飞逝,什么也抓不住。

流光之中,顾云琅的眼前仿佛回溯了许多过往,从明净宗那间密室开始,不,是从家乡的战火开始,一幕幕过往从他眼前如走马灯一般飞驰而过。

一个身影随着他一同跳入了这处虚空,远远地朝他伸出手来。

当她终于抓住了他的手时,顾云琅听到有个声音在他耳边问:“你是谁?”

过往的画面变成了两个人的曾经,那些月圆之夜,秘境中的,她的世界中的,天火降下时的,他真心实意的,他违心骗她的……

这些画面在周遭的流光中照应出来,一幕幕从两人眼前划过,他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回到了明净宗,他用那些幽魂惩戒着那些不愿俯首称臣的宗门,他和宋静秋达成协议,他终于离开宗门,踏上了寻找她的路。

然后是魔域之中两人初见,在之后的南潮阁,他在竹箱斋中与林溯的对话,他修改了自己的识海记忆去面对江玉瑶,以及之后共同经历的所有。

拉着顾云琅的手至始至终都很稳。江玉瑶看着流光中的画面,看着这处空间映出的那些时光长河中的过往,只觉头痛欲裂。

一道金色光华从顾云琅左手的碧玉戒指中飞出,直接冲入了江玉瑶的眉心。

头疼的感觉骤然停止,身体的坠落还没有停歇,可是心头却如同哽住一般,曾经经历过的某种情感悍然回到了这个身体。

江玉瑶的手紧了紧,顾云琅望向她的眼神从惊讶到痛心,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又觉得如今再问已是多余。

当两人的脚终于再次踩上地面的时候,江玉瑶还是松开了他的手,顾云琅却反手一握,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

“玉瑶……”他想说什么,却被江玉瑶直接甩开。

“什么也别说,不说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说了,我们就一拍两散。”

她在画面中也看到了那夜的生离死别,看到了他独自跳崖,粉身碎骨。

可是她会为此开心吗?她不开心……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非常的愤懑,也非常的难受。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江玉瑶想如实问他。可是问了又有什么用呢?若是易地而处,自己又会如何做?是不是也会为了让对方活下去,而故意伤害他,然后美其名曰为了你好?!

她不要这种,她想要的是比肩而立,共同承担!

可是他,却换了个容貌换了个名字重新走到了她的身边。

云无江……江玉瑶此时再念起这个名字,终于明白了它的意味。

呵,云无江……

江玉瑶闭上眼收敛了一下心神,然后转身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转移了话题,“应该就是那里。”

大树旁,有一片繁复阵纹在空中流转。树下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想来应该就是林溯的阴神。

“进来之前我给林溯发了传信符,”江玉瑶道,“他们应该很快便能赶过来。”

顾云琅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江玉瑶,心中百感交集,却只能点头说出一个字:“好。”

江玉瑶飞身掠到树下,那阴神闭目盘坐,并没有对江玉瑶的到来有什么反应。

“看来真元已经耗尽了。”江玉瑶担忧道。

她看向那片繁复阵纹,上面已然出现了细碎的纹路。有阵阵白光忽明忽暗,又似乎有什么力量从里面向外冲撞,

一阵轰然炸响,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然后又是一个,数个,十数个!

“是那些修罗族。”江玉瑶沉声道,“他们来得真快。”

最后是十几个修罗族站在了江玉瑶和顾云琅的面前。顾云琅下意识挡在江玉瑶的身前,招出所有幽魂立在他们的身后,幽魂身型骤然膨胀,比那些高大的修罗族高出数倍!

两边一句没说直接动手,江玉瑶则护在林溯的阴神旁边,提防着那些修罗族的偷袭。

对他们来说,最在意的还是林溯。若能将林溯的本体和阴神一同消灭,这世间便再也没有刻意封印他们的人!

繁复阵纹上的能量波动突然开始衰弱,那阵阵白光明暗交替得更加厉害。江玉瑶能感觉到那种破开禁制的冲击感,她看着顾云琅与那些修罗族死战的样子,心头骤然发紧。

她不希望他死,甚至不希望他受伤。不管他是云无江还是顾云琅,她都希望他能好好活着,最好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一个手持长刀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劈而下,另一个持剑的修罗族向着顾云琅直刺而来。顾云琅周围的幽魂已经被这十几个修罗族砍杀得所剩无几,这一刀一剑眼看着只能避开其中之一,另一边,江玉瑶护着的阴神背后也出现了一道高大身影。

眼前的画面中,顾云琅和林溯都命悬一线,江玉瑶似乎只来得及救下其中一个。

电光火石之间,周遭的一切仿佛放慢了速度,江玉瑶似乎听到有人在问:“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救一人?还是救苍生?

江玉瑶第一次觉得这个问题如此老套,又如此恶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拯救孽徒的我死遁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文明小说wenming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燃尽

燃尽

半截白菜
季听与谭宇程曾同桌两年,喜欢过他,就如昙花一现。但他眼光,从没放在她身上过,她就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们彼此熟悉,也常联系,常相聚。她清楚知道,他与前女友分手,至今不甘。终有一天,他们会复合。但她没想......
言情连载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