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钦眸光冷冷往他脖子上一瞥。

谢督灵忽然莫名觉得浑身凉飕飕的,瞪着圆溜溜的眼眸质问:“你、你想干嘛?!”

师钦毫不留情地甩开他的手,起身,淡声道:“没有这回事,毫无关系。”

“什么没关系?”

聂欢刚将人儡全收入囊中,牵着沙驼,听得不乐意了,挑起眉梢走过来。

吹沙城才落过一场大雪。

皑皑白雪映照着儡丝上的火光,纵使夜色下的小巷也显得很亮堂,少女踩积雪走过来,师钦个子很高,聂欢不喜欢仰视别人,手一撑,侧坐上沙驼,竖起三根手指提醒他:“你现在欠我三条命。”

师钦抬起眼,问:“哪来的三条?”

“一、二、三咯。”聂欢抬素指点了一圈,理直气壮地加进了谢督灵、木磊,末了笑意盈盈地一拍手:“我要你来欠,只要你。”

师钦蹙起一点眉心:“为何?”

“因为你的人情比他们的值钱啊。”

聂欢说完,眯了一下眼,忽然又想起,前世师钦本该在这里灵纹破碎、因杀人罪证确凿被学宫除名,遭千里追杀堕魔的,又补充道:“差点忘了、其实你现在欠我第四条命了。”

“……还有利息?”

师钦用眼神表示疑问。

那双眸色非常浅、对视时会令人想起皎皎明月的眼眸,此刻充满一言难尽的无奈。

聂欢轻哼笑了声:“没什么利不利息、欠了就是欠了。”

她口中一边说着最蛮不讲理的话,一边无聊地晃荡足尖,伴随腰间小铃铛清脆的响声,裙摆水波般一晃一晃,像闹着玩似的,有种妖气的天真任性。

师钦一时语塞,动了动薄唇,偏生什么反驳的话都没能说出来。

其实他总会奇怪:为何对方能用最理直气壮的语气说出那些荒谬的话,且语气笃定地仿佛自己全盘接受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这次确实是欠了命债。

“好。”

沉默了许久,师钦才低低应了一声,他衣摆随风沙沙,双手握剑,弯腰一拱手,冷淡的嗓音认真道:“我会记得。”

见青年低眉顺眼地拱手作揖。

聂欢勾唇笑了笑,只是某个瞬间,想起这礼遇代表的冷淡疏离,心中又升起几分无趣,她垂了眼睫,一扯缰绳,沙驼哼哧哼哧地迈开蹄子,哒哒地走远了。

少女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回头。

一路照旧如来时顶着风沙。

沙驼颠颠地出了城,才翻过一个沙坡,便迎面撞上一支商队,为首的领商大爷举着火把,定睛一看,老远便扯着嗓子招呼:“嘿!那外州丫头、你不去找你情郎么?咋又一个人走回头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燃尽

燃尽

半截白菜
季听与谭宇程曾同桌两年,喜欢过他,就如昙花一现。但他眼光,从没放在她身上过,她就知道,她和他不可能。他们彼此熟悉,也常联系,常相聚。她清楚知道,他与前女友分手,至今不甘。终有一天,他们会复合。但她没想......
言情连载6万字
在工地卖盒饭爆火了[美食]

在工地卖盒饭爆火了[美食]

姜逗
简介:再次穿越回来,陈康乐拥有了一手好厨艺。为了还债,陈康乐拿起锅铲,开始在工地卖盒饭。一开始骑电动车卖盒饭的陈康乐遭到工人无情的嫌弃。“这个卖盒饭的也太寒碜了吧,连张桌子都没有。”......
言情连载25万字
网游:什么法师!你爹我是火箭军

网游:什么法师!你爹我是火箭军

木头
电竞三冠王重生回到《神域》开服前,前世遗憾,今生一一弥补。凭借经验开局拿下极品道具【魂印】,超神级天赋一键开启!男人既要长又要强!杀怪无限叠加攻击距离的火系大法师,站在安全区内就把BO
言情连载78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