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小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明小说wenming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亮亮……”谢平之听完我的话,只叫了我的名字,半晌没再说话。

我于是找了别的话来说,给他讲了好多这些天和几个青葱少年拍戏的故事,夜幕降临以后,我定了周围最近的一间酒店住了进去,又定了隔天一早的机票。

米易的话说得在理,青葱少年拍戏的钱都是亲爹赞助的,我不能白白消耗,加上,谢平之看上去也没什么大碍,我就决定隔天一早赶回去拍戏了。

而谢平之,作为敬业的工作狂,对此没有什么异议,我走之前,他就问了我一句:“你们拍戏钱够用吗?”

听得我脚下险些一个趔趄,回了他一句:“够用够用。”

隔天回到剧组,一切照旧,大家也都当昨天我那戏剧的一幕不曾存在似的,不过我自此见了汤米都尽量的绕道,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几乎不敢怎么跟他说话,毕竟我打了他一巴掌。

这段时间《橘子日报》炒的最热的八卦无疑就是谢平之英雄救美,与顾筱云两情相悦的故事,人人都在传这事,谢平之的粉丝还组队去顾筱云的微博骂她,说她是红颜祸水,带衰了他们的男神。

我每天都看得津津有味,贼坏心眼儿了。

穆娟在剧组拍戏的最后一天,对我说了一句很有深度的话,她说,跟事业心特别强的人谈恋爱不好受,尤其是在这个圈儿里,更难受,如果可以,不找圈儿里人是明智的选择。

我却有点儿摸不透她到底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说谢平之。

拍戏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天气渐渐地由温转热,春天的尾巴到了。

谢平之早出了院,可是手臂仍旧吊着,拍不了戏,只得先回家将养一段时间。

他回来的那天,米易自告奋勇地拉了司机去机场接他,然后又兜了一圈上剧组来接上我,终于才回了家。

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谢平之门下端端摆着的一个白信封,因为他手不方便,我就弯腰帮他捡了起来,无意中瞄见,信封上的字体娟秀温雅,落款是个欧字。

谢平之拿到信并没有着急打开,只放进了卧室,十分神秘,我姑且把它叫做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在谢平之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里,我时常去帮他做做饭,洗洗碗什么的,充分发挥了互帮互助的精神。

说起来,他最爱的一道菜就是花菜汤,做起来也不难,把花菜点一点橄榄油先煮熟了,再和着奶油和盐用搅拌机搅拌一下就成了,他却非常喜欢。

于是,我连着做了这道菜做了俩礼拜。

到了第三个礼拜的时候,谢平之就离家去参加今年的“华视奖”的彩排了,喝不上花菜汤了。

在原剧里,凭借陈杞的戏,谢平之今年得了最佳男演员的奖项,顾筱云得了最佳新人奖,自然是没有我什么事,可是意外的是,这次颁奖礼却也给我发了邀请函,我这才知道,原来今年“华视奖”增设了舞台戏剧一类的奖项,林栋的话剧被提名了,而我竟然也被提名了。

这个与原剧不同的转折让我有些兴奋,却无疑让米易更加兴奋,打从我收到邀请函,他就开始忙活了。

“芳芳,今天我们要去试礼服哦。”

“芳芳,今天我们要去试鞋哦。”

“芳芳,我考虑了一下,那天定下来那套礼服不大好,我调查了一下,很有可能跟那谁谁谁撞色了,还是再换一套吧。”

“芳芳,这套也不是很好,款式不special,不如我们去customize一套吧。”

……

就这样,米易每天都在我耳边折腾,一天三回,永不重样,有如魔音贯耳,直到颁奖礼前一个晚上,我终于解脱了。

最后定下来的礼服是一件黑色的无袖丝质长裙,缠成三股的丝带在脖子后面系了一个结,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后背,米易称之为“能露才能红”,我乐得解脱,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颁奖礼定在晚上八点,可一大早,米易就带着我赶场似的跑遍了spa,造型,化妆等等场所,一整天下来还特么就只吃了一根香蕉。

“芳芳,今天不能吃东西的,水也要少喝,不然礼服不能紧紧地熨贴曲线,就失去了美的灵魂和意义。”

我觉得这世上大概只有gay才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七点十五分,我们已经到了颁奖礼的停车场,颁奖厅设在城内最大的演出厅,因而停车场十分宽阔,米易嘱咐司机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停下,就开始一会儿拨弄一下我的头发,一会儿整理一下我的裙角。

我早等得不耐烦了,“米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下车啊。”

米易摇了摇他的食指,“耐心等等,我们不能早到,要等媒体都到齐了,去做压轴。太早了,太心急。”

于是我们堪堪等到了七点五十分,米易才放了我下车,一走到演出厅大门,面前就是一条长长的红毯,两旁摄像机和照相机架得就像百门大炮似的。

米易不走正门,留我一个人去接受闪光灯的洗礼,他说:“芳芳,你要笑出你最好看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穿着我的黑裙子,尽量笑得自然得走上了红毯,并且按照米易的指示,每走三步就要360度的无死角的转一圈,等到把红毯走完,人就跟贫血似的,有点晕。

好不容易进了场,灯光很亮,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指引员把我领到了座位,在第五排,算是比较靠前,黑皮椅子背后贴着我的名牌,再一细看,一左一右,一个是穆娟,一个是于晴,并且两个人都到了,我一落座就成了德法战场边界那一根可怜的导火索。

我心想,谁特么这么缺德,要把我安在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枉却东风,负了春

枉却东风,负了春

起跃
简介:(日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
言情连载46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