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溪也不知为何,那晚偷偷用过他的面霜之后,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反倒想试试看,就这么任性着,他究竟会怎么处理。

甚至有些好奇,一直落到第十八层地狱,到底是什么样子。

顾黎安也不再说话,毕竟还有第三个人在。

看他那边侧窗下插着一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云黛溪用说陈诉句的语气:“没想到顾先生最终还是去拿了我买的那些书。”

“最近睡眠不佳。”他还是那样,一只手扶在车窗边缘。

那天晚上躺在承和园房间的床上,被云黛溪残留的味道干扰,他辗转一夜未眠。

本以为自己不在乎的眼泪,从那天开始,无数次出现在梦里,每一次都是对他暴力的控诉。

车外夜里红红绿绿照进来,在防窥膜的遮掩下镀上了一层深沉的灰色,和他的气质极其相称,如黑暗里迸射的烟花,转瞬即逝。

这次她不再说话,有种带着骄傲的自暴自弃。权当自己是扒了衣服,被宫女们用被子裹着抬去侍奉的深宫嫔妃。

去他位于哪里的地盘都行。

下了车倒是出乎意料,这里是一处私家别墅,欧式的干挂石材立面,门厅里已经有许多人,应该是一场私人酒会。

见顾黎安来了,过来迎接的是位女士,穿着极其繁复的蕾丝钩花裙子,无名指上戴着的鸽子蛋差点闪瞎了云黛溪的眼。

顾黎安还没来得及开口介绍,那边先递过一杯冰水给他,忙不迭地问:“顾总,这位是?”

“女伴,云黛溪。”说着,把她的手拉起来,挽在自己的手臂上。

周围的人恐怕都在悄悄观察他,否则不会整个宴会厅那么巧合地都在同一时间陷入安静。

早听说,和金融圈子里的其他人不同,顾黎安不是那种喜欢莺莺燕燕女人的男人,从没带过任何女宾出席活动。

那位女士伸出有鸽子蛋的那只手:“云小姐好。”

顾黎安绅士介绍:“你叫这位何太就好。”

云黛溪乖乖叫“何太”,脸上的笑容和礼节性鞠躬一样也没落下,显得大方得体。

挽着顾黎安的手臂走了几圈,他游刃有余地和一群看起来光鲜的人聊全球经济,股市期货,或者哪家公司又用多好的价格买下哪块地皮。

香槟杯碰撞之间,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在云黛溪耳朵里听起来像儿时游戏厅里见的那种推币机。你知道下面有无数的金币,可是需要无限消耗自己,不知道哪一刻,才能真的一把把那些币推下去,收入囊中。

有的人满盘皆输,有的人载兴而归。

这间屋子里的人,对娱乐圈了解得不深,没人认识这位挽着顾总的云黛溪。

顾黎安也不避讳,大方跟大家介绍:“她是位职业经纪人。”

提起云黛溪是娱乐圈的人,大家的眼神里都有说不清的味道。

客套回答:“哇,那岂不是可以看到很多明星!”

有的表演得更浮夸些,会挤眉弄眼问:“来说说,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八卦。”

云黛溪笑笑简单推诿着答:“明星都看腻了,至于那些八卦嘛,也一样,看多了都会腻,还是若有若无知道些最好,有神秘感,才觉得有趣。”

表面上说话客气,可云黛溪知道,在他们这些权贵眼里,她就像怡红院里的妈妈桑。

可碍于顾黎安的面子,大家都强聊着一些话题。

最近上了什么有意思的新剧,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明星,在一阵阵“哦,啊,对对对,就是他……”的讨论里延续。

这样的场面云黛溪本身也见过不少,何况更多的话题是围绕这位顾先生的,闲言碎语间,能窥得一些顾黎安或真或假的爱好和消息。

观察这位顾先生,她并不觉得无趣。

等打过一圈招呼,顾黎安贴着她的耳边问:“走吗?”

云黛溪顺从答:“随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